第1076章杀了他

小说:北宋大丈夫 作者:迪巴拉爵士 我要报错
  “有了?”

  司马光起身道:“若是如此,还请陛下示下。”

  他觉得沈安是在说谎,那么就让赵曙来做主吧。

  赵曙若是拖延,那就是不打自招,沈安的名声将会臭大街。

  赵曙心中是有些犯嘀咕,他看了包拯一眼。

  老包和沈安是穿一条裤子的,爷俩的关系亲密的不行,这个汴梁人都知道。

  所以沈安心中有底与否,老包铁定知道。

  可包拯他真不知道啊!

  于是包拯也看向了沈安,还挑挑眉。

  你娃究竟是玩真的的还是在虚张声势?

  若是玩真的,那老夫能让司马光后悔出生。

  若是假的,那老夫今日好歹要寻个借口把事情挡住。

  沈安当然是玩真的,他冲着包拯挑挑眉,示意自己没问题。

  哥能让司马光吐血!

  他心中得意,眉毛挑的比较高,比较夸张,看着就像是无奈。

  包拯心中叹息,就说道:“今日天气不好,风大,没法升天……”

  呃!

  这个理由很强大,因为人升天要是被风刮走了咋办?

  赵曙看着照进来的阳光,感受着风和日丽,觉得包拯好像比韩琦还不要脸。

  不过不要脸才好啊!

  司马光回头看了一眼殿外的阳光,觉得和这些重臣比起来,自己真是正人君子。

  他想反驳,可看看包拯眼中的凶光,却怂了。

  这位可是敢拉着帝王喷口水的狠角色啊!

  他真的是怂了。

  沈安诧异的道:“没啊!天气好着呢,风都没有,正好上天。”

  原来你有把握?包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盯着他问道:“上天?等会老夫就送你升天!”

  沈安一个哆嗦,强笑道:“真的能上天,您……昨夜本来想告诉您的,只是回家的路上吃多了……”

  包拯面色稍霁,可赵曙却不满的冷哼一声。

  昨夜你为何不详细禀告给朕?就说一个请官家放心,朕能放心吗?

  沈安苦笑道:“臣昨夜拉肚子了。”

  赵曙不满的道:“能上去多高?一人高?”

  他觉得一人高就够了,可包拯却正色道:“官家,半人高就足够了。”

  官家和包拯是在比谁更无耻吗?

  司马光想喷血,就说道:“沈安说升天,想来是很高的。”

  飞起来半人高……这个算是升天?弹跳好一些的都能蹦起来。

  “是啊!”沈安一脸纯良的道:“司马谏院可敢坐吗?”

  这是赌局中的一条,司马光要第一个升天。

  会不会被弄死?

  司马光心中犯了嘀咕,但却知道自己没法拒绝,就点头道:“老夫何惧之有。”

  “好,爽快!”

  沈安想起了装在竹篮下面的喷口,不禁乐了。

  哥今天非得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火箭不可。

  “陛下,臣请进宫展示。”

  热气球如今就在皇城外,黄春带着乡兵们在看守。在昨夜看到苏轼升天之后,他发誓球在人在,球亡人亡。

  “好!”

  赵曙已经想好了,只要沈安能把人送上去一点,他就敢说这是开天辟地的成就,至于是不是开天辟地……朕金口玉言,说是就是。

  只是怎么能把人送上去呢?

  赵曙有些抑郁,担心沈安失败。

  “陛下,大王求见。”

  赵顼来了,赵曙含笑道:“你来的正好,一起去看看。”

  赵顼看了沈安一眼,沈安眨眨眼,表示没问题。

  可赵顼却觉得他这个表情是心虚,就对乔二说道:“晚些你跟紧些。”

  大王竟然这般看重某吗?

  乔二不禁热泪盈眶。

  可赵顼却在想着怎么用他去背锅……

  让乔二靠近,若是失败了,就说是乔二弄了手脚,比如说……

  赵顼看了王崇年一眼,王崇年知机上前,低头。

  “画个符……”

  王崇年傻眼,低声道:“大王,臣不会啊!”

  那画符据说要沐浴焚香,然后还得苦学数十年……

  “鬼画符懂不懂?胡乱画……鬼都认不得……”

  “懂。”王崇年懂了,飞快的跑去庆宁宫。他悄然弄了纸笔,然后想了想,就开始了画符大业。

  而那边的君臣已经到了殿前。

  “见过陛下。”

  作为沈安手下的第一工程师,舍慧赶来了。

  赵曙看着他眼角的眼屎,说道:“辛苦了。”

  “是很辛苦,昨夜贫道辰时方睡……”

  舍慧嘀咕了一通,然后打个哈欠,吩咐道:“弄起来!”

  这个气囊已经不同了,舍慧用东西给它打造了骨架,硬邦邦的。

  气囊直挺挺的立在那里,边上的篮子开始点火。

  “这是什么?”

  司马光很是不解的问道。他觉得这东西怎么就那么不靠谱呢。

  “这是升天的东西。”沈安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上去之后保证升天,你想不升都不成。”

  司马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蓝天白云,连微风都没有,真是个好天气。

  “这个东西能飞起来?”

  韩琦见那些道人搬运的很吃力,就觉得这事儿真的不靠谱。

  要飞起来就必须得轻,你那么重的东西,外加个人怎么飞?

  沈安说道:“还请诸位拭目以待。”

  咱不比比,看效果。

  “好了。”

  舍慧抠去一坨眼屎,觉得今日将会记载如史册,而自己将会扬名千古。

  这是沈安说的,按照他的话来说,以后舍慧定然会在史书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舍慧没啥物质要求,就是对那个啥……虚名,就好这一口。

  所以他打起精神,等看到是司马光过来时,就皱眉道:“郎君,这一人比得上两人了。”

  司马光不禁摸摸大肚子,尴尬的道:“老夫只是看着胖,实则很轻。”

  等进了竹篮后,竹篮明显的一沉,舍慧就嚷道:“那么重,怕是竹篮都会被坐穿了,郎君,要不换个人吧。”

  司马光老脸一红,却认真的道:“老夫说了要上,那谁都不能替换。”

  重了好啊!

  重了看你还怎么动弹。

  赵曙低声道:“韩卿,可有你重?”

  他说的是司马光,韩琦信心十足的道:“陛下放心,臣一人能当司马光两个。”

  那边的沈安说道:“不碍事,就他了。”

  沉了好啊!沉了回头一慌,会不会跳下来?

  沈安抬头看看天空,想象了一下司马光从天上掉下来的场景,不禁心满意足的道:“这天气,真是好啊!”

  司马光很是淡定的站在篮子里,觉得这只是个笑话罢了。他淡淡的道:“这何时能起来?老夫迫不及待的想去天上看看了。”

  你就嘚瑟吧。

  沈安知道司马光是笃定这东西飞不起来,所以才摆出了当然的姿态。

  等晚点热气球飞起来了,您要继续淡定才是。

  这年月飞天就是个幻想,大抵就和后世有人说咱们今天上车,明天就能去火星上旅行一般的不可思议。

  沈安很期待这个不可思议之下,司马光会是什么反应。

  “这里是加油。”

  “这里是引线,点燃了会……啊……”

  说到这里时,舍慧打了个哈欠,司马光已经不耐烦了,催促道:“赶紧吧,老夫那边的政事还有不少。”

  “哦!”

  舍慧这人吧,你说他笨,可在科学实验上无人能出其右。可你要说他聪明吧,除去冶炼之外,别的事情他压根就不在乎。

  所以司马光一催促,舍慧就下意识的忘记了提醒他那引线点燃后,热气球会飙升的事儿。

  “加油!”

  他指指加油的手柄,司马光很是无所谓的一脚踩下去……

  轰!

  火焰喷了出来,边上的道人们赶紧扶起气囊。

  有人在边上拎着一个喷火的东西给气囊里的空气加热,渐渐的,气囊开始扶正……

  当气囊和司马光一条线时,他掌控的喷火口也对上了气囊。

  “加油加油!”

  舍慧兴高采烈的看着火焰,觉得今日将会是个大日子。

  贫道就要出名了!

  “能行吗?”

  韩琦在问包拯,“若是不成,沈安可是要去登州了。这一去少说得两年,你舍得?”

  沈安出外没问题,可包拯想到果果跟着去受苦就心痛,“怎么舍不得?再说……到时候……兖州不是说缺了个知州?那里也能为官……”

  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

  兖州距离汴梁近,这算是哪门子的外放?

  不过想到沈安外放,韩琦也舍不得,“他若是走了,这朝中许多事都缺了个搅和的,可惜了啊!”

  “张八年来了。”

雅博|官网  这时张八年急匆匆的来了,近前后说道:“官家,城外有僧道聚集,说是他们昨夜观看天象,今日必然有血光之灾……如今他们正在城外等着……有人在鼓噪,说沈安渎神,今日就是他的死期……”

  “等着做什么?等着看沈安死于非命?”赵曙冲着那边摆摆手,舍慧让司马光熄火。

  司马光以为是沈安自承失败,不禁含笑道:“登州是个好地方。”

  沈安只是冷笑着,他知道自己上次破除了所谓的巫蛊,让那些神神叨叨的人少了许多好处。而今日一旦成功升天,对那些人的打击更大。

  你们不是说什么飞升……怎么看不到?而沈安却弄了个东西,就把人送上去了。

  你们的飞升不靠谱吧?

  所以他们来了,准备看沈安的笑话。

  只是那个诅咒有些恶毒了,说什么沈安必遭天谴。

  赵曙淡淡的道:“那些人都不错。”

  众人都点点头,方外人势力大,一般人惹不起。

  可他们小看了赵曙。

  赵曙微微皱眉,觉得一股子火气在升腾。

  他沉声道:“朝中之事何时轮到方外人说话了?他们想干什么?”

  众人一怔,不禁哭笑不得。

  大佬,他们只是看热闹,想看沈安的笑话啊!只是那诅咒恶毒了些罢了。

  “张八年!”

  赵曙的声音陡然一冷。

  “臣在!”张八年的眼中多了杀机。

  “去,带头的那个……”

  赵曙的嘴唇轻动,“杀了他!你亲自去动手!”

  这个皇帝很暴躁啊!

  而且动辄杀人,和大宋的历代皇帝都不像。

  ……

  月初,爵士恳求保底月票……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1012/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