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全脸上浮现迷茫之色:“年羹尧?朝里似乎没有此人啊……”

雅博|官网  清宫制,宦官不得干政,但李德全毕竟是康熙身边内侍大太监,每日帮众大臣觐见通禀,对朝中众臣可谓是门清,但他搜肠刮肚,也想不起有这么一号姓年的官吏。

  胤祚也有些惊讶,补充道:“此人是安徽人,官宦之后,颇有才学,在西北立过大功。”

  李德全苦思许久歉然道:“老奴实在不认得此人,既然殿下说是在西北立功的,回京了,不妨书信问问西北费扬古将军,他或许认得。”

  “费扬古?”胤祚默念。

  这人他认得,在征讨葛尔丹时,费扬古率领的西路军,过大戈壁,在昭莫多成功阻击葛尔丹,立下大功,后来官拜抚远大将军征讨准格尔。

  胤祚记得不错的话,此人女儿是四阿哥的嫡福晋,换言之,费扬古就是四阿哥岳父。

  争皇位时,这定然是四阿哥的一大助力。

  可什么胤祚只听过年羹尧的大名,却对费扬古没什么印象呢。

  胤祚冥思苦想。

  李德全在一旁着急返京,却也不敢出言打扰。

  许久,胤祚脑中,灵光一闪!

  现在是康熙三十八年,年羹尧,或许还没有入仕?

  想通此节,胤祚立即大喊:“耿武!”

  亲兵营官立马快步跑来,目光不善的盯着李德全:“王爷有何吩咐!”

  “你马上派人去安徽,找一个叫年羹尧的人!”

  “卑职遵……啥?”耿武愣住了。

  胤祚接着道:“此人是官宦之后,颇有才华,派几个机灵的人去安徽,找到此人,说本王很欣赏他,将他带到齐齐哈尔来!本王要委以重任。”

  耿武拱手:“卑职明白了!”他想了想又道:“王爷,若是此人不愿来怎么办?”

  胤祚眯着眼睛道:“绑也要绑来!军令如山,抓不到人,你提头来见!”

  耿武顿时热血上涌,抱拳道:“卑职明白了!卑职马上安排!”

  李德全一旁看的暗暗心惊,不知这个叫年羹尧的年轻人,怎么就招惹了眼前这位抚远大将军王,枉送了大好前途。

  胤祚心中窃喜,年羹尧这人文武双全,又是个将帅之才,若能招揽到自己麾下,就算是捡到宝了,就算他不来投奔,也不让他为四阿哥效力。

  此举可谓一箭双雕。

  安排完了年羹尧之后,胤祚对李德全道:“李公公,不是我不愿入宫,实是我福晋现在生死不知,我要在此等候她的消息。”

  李德全连连劝说,但胤祚就是不听。

  阿依慕安全与否,是判断朝廷态度的一个重要信号。

  她若真的在出关的路上,则说明朝中对胤祚还是放心的,没有太大敌意,他便可以安然入宫。

  若她不再出关的路上,则很可能又被软禁起来了,那就说明朝廷对胤祚有极深的敌意,再入境就是羊入虎口。

  因此,就算李德全说破大天,胤祚就是不再往京城走上一步。

  好在两天后中午,探马来报。

  在此地西北四百里,找到了阿依慕一行,阿依慕包括府中下人们全都安好。

  她没有选择走山海关,而是走张家口去草原,再转道关外。

  胤祚放下心来,命令耿武挑选二十名亲兵,同自己入京,其余士兵保护阿依慕出关。

  二十余骑,自京城东北安定门入京。

  入城前,胤祚特意观察了街上往来的行人和守门的将士,确认一切没有异常后,对李德全道:“李公公,可还记得你说过什么?”

  李德全自然知道胤祚指的什么,当即下马跪在地上道:“老奴记得,老奴说殿下回京,老奴任凭殿下处置,绝无怨言,现在京城已至,请殿下降罪吧。”

  胤祚摇头:“我说的不是这句,你曾说你欠我一个天大人情。”

  李德全一愣,继而扣头道:“老奴说过。”

  胤祚道:“现在我不惩戒你,你便欠我两个人情了。”

  “额……”李德全一时被噎住了,半晌才道:“老奴叩谢殿下之恩。”

  “起来吧。”胤祚道,“本王是你带入京的,入京之后,你要护本王周全,本王便算你还了第一个人情。”

  李德全的功夫胤祚是见过的,有这么一个高手在侧,基本就不用担心什么暗杀下毒的伎俩了。

  李德全想了想道:“老奴竭尽所能。”

  胤祚一笑,打马入城。

  李德全纵马在前方开路,入城之后,一路到了紫禁城门外。

  守门的皇马褂仔细检查了腰牌,又收缴了胤祚的火枪和兵刃,才放二人入紫禁城。

  至于胤祚的侍卫,就只能在门外等着。

  看着空旷的过道,压抑的红墙黄瓦,胤祚自心底里有种说不出的不安。

  两人一直走过太和门,李德全抓住一个路过的小公公问道:“皇上在乾清宫吗?”

  小太监答道:“皇上近来都在乾清宫,只是心情极差,没出过宫,谁都不见,前些日子,还杖毙了一群太监宫女。”

  李德全继续带路。

  胤祚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仿佛自己是只走入陷阱的麻雀。

  但已进了京城,便不可能再回头,只能走一步看不一步了。

  李德全带着胤祚走过了中央三大殿,来到乾清门前。

  乾清门,站着至少五十禁军,别说入宫,就是靠近乾清门都不行。

  李德全上前通禀身份,却被告知去内务府听后消息,而胤祚则要会东五所的皇子寝宫。

  李德全顿时目瞪口呆,甚至觉得侍卫们假传圣旨。

  胤祚见到这一幕哪里还不明白,上前一步试探道:“劳烦通禀皇阿玛,东六所太远,儿臣想就近住在养心殿,随时服侍皇阿玛。”

  侍卫统领当即有些慌道:“不行。”

  胤祚冷笑着道:“大人,你还未通禀呢。”

  侍卫自知失言,连忙找补道:“养心殿是造办处作坊,专门制作宫廷御用物品,殿下身份尊贵,岂可居于养心殿中?”

  胤祚上前一步,逼问道:“太子现在何处?”

  “末将不知。”

  “四阿哥现在何处?”胤祚咄咄逼人。

  “末将不知。”侍卫统领的声音有些慌张。

  “养心殿中住着的是谁?”胤祚猛地发问。

  “你……你怎么知道……”侍卫统领嘴唇哆嗦,见了鬼一般,而后拔刀出鞘。

  “大胆!”李德全踏上一步,将胤祚护在身后。

  其余的禁军侍卫,也全都拔刀出鞘,一时间乾清门前,剑拔弩张。

  胤祚闭着眼睛,叹口气道:“李公公,我们来晚了,皇阿玛已经归天了。”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1075/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