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永又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拜帖,认真地数了数上面的字数,估摸了一下。

     觉得这十来个字,若是加上名字,敬语,应该没有办法完整地表达出何时何地在哪里,以何种方式见面。

     于是他心头生出一计。

     “牧之,你过来。”

     冯永招呼道。

     “山长可是有什么吩咐?”

     张牧之凑上来,作出听命的姿态。

     “你给我写个回贴,就写四个字:恭候大驾。记住,要用拼音写上,不用写文字。”

     你欺负我是文盲,我就对你耍流氓。

     有本事你也能看得懂我的回帖?

     当奴仆把冯永的回帖送到韩医工手上,他打开一看到那鬼符文字时,眉头就是一皱。

     “这是何种文字?”

     他把回帖递到狼奴手中,“狼奴你看看,对这种文字可有印象?”

     狼奴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把回帖用双手恭敬地送了回去:“主人看不懂的东西,小人怎么可能知道?”

     韩医工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不怒反喜:“虽然看不懂,但如此一来,这冯郎君确实是出身隐世无疑了。”

     “这冯郎君的师门,定然是渊源极深,否则如何会这等世间早已失传的文字?”

     听到韩医工这个话,狼奴小心地问了一句:“主人的意思是,冯郎君师从上古师门?”

     韩医工拂了拂胡须,缓缓道:“若非上古师门,岂有这等文字?”

     “主人,上古师门,多有能人异士,不可轻惹啊!”

     狼奴提醒道。

     “我们韩家自有祖训,我既是韩家人,又岂能因为对方是上古师门而退缩?”

     韩仇神色坚决。

     冯永站在营地里,不时地拿着价值五十万缗的望远镜看看对面一动不动的胡骑阵营,又不时地看看天色。

     能拖延时间,这是他非常乐意看到的。

     不一会儿,只见对面就出来几个人,在两军的最中间地带铺上毯子。

     然后又有人抬出两个案几,把案几放到毯子上,后面跟着的人在案几上摆上些食物和器皿。

     待摆放好一切,所有人都退了回去。

     对面又派出人来:“冯郎君,我家主人请郎君前往一叙。”

     说完,策马向一边跑开。

     冯永举着望远镜看到对面出来一人一骑,走到案几那里跪坐下来,似乎在等待自己前往。

     他把望远镜拉到最长,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

     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其他陷阱,这才吩咐道:“把我的马牵来。”

     “山长!”

     “君侯!”

     ……

     这一回,不但是张牧之,就连部曲也有人劝阻。

     “不用怕。”冯永摇头,“对方若是真想要着急取我性命,就应该让骑军直接冲杀。而不是在两军中间摆下宴席,只让一人在那里等我前去。”

     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那就一个老头,宽衣大袍,又不带任何兵器,怕什么?

     难道人人都是赵老爷子?

     再说了,赵老爷子如果不用兵器,在穿着宽衣大袍的情况下,与自己贴身肉搏,一时半会也未必能拿下自己。

     现在这个时候,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正合自己之意。

     对方这种典型的反派拖延作风,冯土鳖表示很喜欢。

     他摸了摸身上,感觉到戎衣里的那一层细密锁子甲,心头一安。

     翻身上马,一夹马腹,便向前冲去。

     “吁!”

     三百步对于骑马来说,不过是短短的一段距离。

     “韩仇久闻冯郎君之名,今日终于得见,幸甚。”

     待冯永下了马,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韩医工起身,对着他行了一礼。

     冯土鳖自然不会害怕一个糟老头子,他对着韩仇拱了拱手:“冯永应邀而来,不知长者有何见教?”

     “冯郎君先请坐。”

     韩仇没有一丝倨傲,更没有一丝身为长者的架子。

     反倒是神色肃然,似乎是在招待贵客一般。

     冯永看到他这模样,心里更是狐疑。

     只是对方这么有礼貌,自己自然不好说什么。

     他从马鞍后面摘下胡床,大踏步走到案几前,摊开胡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这几年来,他就一直没跪坐过。

     再说了,鬼知道这次谈话要多久?跪得腿麻了起不来,那就丢人了。

     倒是韩仇看到冯永这个动作,目光闪了闪,“冯郎君亦喜胡人之物?”

     冯永听了,暗中撇了撇嘴,你管我呢?

     心里这般想着,不过嘴里却是要说得高大上一些。

     “我冯永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从来只看对我有没有用,而不是看是属汉还是属胡。”

     “妙哉!”韩仇一听到冯永这话,眼中爆出光彩。

     只听得他一拍案几,大声喝彩,然后倒了一杯酒,“冯郎君此话,深得吾心,我先干为敬。”

     说完,他仰脖喝了下去。

     两人的案几上皆摆着同样的东西。

     有肉,有酒,还有木瓜,桔子。

     冯永坐着不动,感觉这人就是个精神病。

     也不知道这句话戳中他哪里的G点了,让他这么兴奋。

     而且你叫我干我就干?那我多没面子?

     万一有毒呢?

     他伸手拿了一个桔子,剥开吃了起来。

     韩仇看着冯永吃得汁水四溅,只当他是纵性自然,当下开口问道:“冯郎君难道就不好奇为何我会邀请你前来一叙?”

     “我不认识你。”

     冯永嚼着一瓣桔肉,这桔子味道不错。

     “你请我来赴宴,又不是请我来猜谜。”

     韩仇哈哈一笑,“冯郎君言语倒是爽快,那我再遮掩,未免有失于气度。”

     “那我就直接说明来意了,此番来,其实我是想问冯郎君一件事,再向冯郎君借一样东西。”

     冯永听这话,心头一惊。

     《三国演义》里曹阿瞒也是这么对自己的粮草官这么说的。

     他还没等桔子还没咽下去,就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断然拒绝道:“问事情可以,东西不借!”

     韩仇虽然早料到不能轻易地借到东西,却是没想到冯永居然这么回答,当下就是被噎了一下。

     这个话怎么接?

     我若是直接问事情呢,总觉得就是答应了对方不借东西。

     若是不问事情呢,那后头怎么开口借东西?

     “冯郎君,有些话,不要说得这么满。”

     韩仇觉得自己养气多年,居然被对方三言两语就打乱的心境,当下心里就是有些吃惊。

     此人看起来小小年纪,却是深得操控人心之要,竟然能在不知不觉间就掌握了说话的主动权。

     “其实我本不欲与冯郎君为敌。要不然冯郎君觉得,就凭你那如今那两百余人,可能挡得住我身后的一千精骑?”

     冯永脸上没有一丝变色,满不在乎地又剥了一个桔子,“能不能挡得住,打了才知道。”

     他塞了一瓣桔子到嘴里,“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你究竟是谁,怎么能驱使鲜卑胡人为你所用?”

     再向三百步开外的精骑,他就有些咬牙切齿,“前些日子,我一直想办法收服鲜卑秃发部,没想到最后他们居然背叛了我。”

     韩仇听到这话,脸上终于露出笑意:“冯郎君一招驱狼吞虎,实是精妙。若非是我,只怕如今秃发部已入君之彀中矣。”

     冯永听到这个话,眼睛微微一眯,“所以是因为你?”

     “秃发匹孤是个恩怨分明的人物,当年他能带人出走拓跋部,又岂会背叛部族的恩人?”

     韩仇淡然一笑,“更何况当年他带人背离拓跋部,害得拓跋部势力衰微,我又岂会救他?”

     冯永一听,更加糊涂了。

     “那些鲜卑胡,非是秃发部,而是乞伏部的。”

     韩仇似乎知道冯永误会了,主动解释了一句。

     “乞伏部?他们是从凉州过来的?”

     冯永这一回,终于无法掩饰住自己的震惊。

     妈的,出大漏子了!

     鲜卑乞伏部,与秃发部一样,也是从拓跋部分化出来的。

     但是他们比秃发部更早地向南迁移。

     秃发部在向西迁移,寻找自己的牧场时,就曾遇到过乞伏部。

     冯永曾刻意了解过鲜卑。

     所以在与秃发阗立谈起鲜卑人时,他知道乞伏部中的一小部分,如今就在凉州,散落在金城郡。

     如果这一千精骑是乞伏部鲜卑,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凉州出兵了!

     而且不是从洮水过来的,否则自己不可能不知道消息。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是从陇西最西边的河关那边渡过黄河,越过枹罕和白石城之间的大夏河,从南边绕过大夏城来到这里。

     怪不得秃发部成了缩头乌龟!

     因为秃发部在西海那边的牧场,还处于曹魏的控制之下。

     他们在确定大汉能给他们提供足够的庇护之前,肯定是不敢旗帜鲜明地反对曹魏。

     自己的驱狼吞虎,就是为了一步一步地把秃发部逼到自己这一边。

     没想到计还未成,就突然出了这种变故。

     可是秃发阗立为什么不提醒自己?

     冯永心里闪过这个问题,然后又忽略了过去,因为眼前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光看韩仇能驱使叛胡为己所用,冯永就知道,他带着一支精骑穿过叛胡的地盘,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我与凉州刺史有些交情,与鲜卑胡人的渊源更是深厚,再加上这些胡骑性命对于河西的魏人来说,算不上什么。”

     “若是一支胡骑就能扰乱汉人在陇西的部署最好,就算不能,全死了对魏人也没什么损失,所以凉州刺史就答应我带这支胡骑来陇西。”

     韩仇看着冯永脸色忽阴忽晴地坐在那里不语,又微笑地解释了一句。

     听到这个话,冯永嘴角一抽。

     老小子,你当真是赚大发了!

     一支千人精骑,截住了大汉的街泉亭侯,护羌校尉。

     秃发阗立,你个王八蛋!

     河关和枹罕的叛胡也是一群王八蛋!

     都是孬种!

     冯永心里在破口大骂,脸上却是平静如常。

     “原来如此。想不到韩先生的交游竟是如此广阔。”

     韩仇谦虚道:“不过是世间的微末之事罢了,不值得冯郎君这般称赞。我们还是谈谈我们之间的事。”

     “我们之间能有什么事?”

     冯永实在是看不懂眼前这个老头究竟想要做什么。

     若是自己带兵进入凉州,突袭拦截了凉州刺史,肯定是二话不说,直接开干,掳了就走。

     掳不走就砍下脑袋带走,反正贼不走空。

     反派死于拖延症,智者不为也!

     “冯郎君可认识兰陵笑笑生?”

     冯永听到对方问起这个话,眼睛当场就鼓了出来,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一口碎桔肉从嘴里喷出。

     “咳咳咳……”

     他扶住案几,咳了半天,这才喘着气说道,“让先生见笑了,吃个桔子都能被呛住。”

     韩仇也不在意,优哉游哉地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冯永的表现,让他已经有了答案。

     “先生也喜欢看游侠小说吗?”

     冯永试探着问了一句。

     “九流十家,儒、道、阴阳、法、名、墨、纵横、杂、农、小说。”

     “而兵家乃是世间人王所忌,未列其中,不知冯郎君出自哪一门?”

     韩仇不答反问。

     “杂家。”

     冯永一口咬定。

     韩仇点头,相信了冯永的话。

     因为没人会拿自己的师门开玩笑。

     “那么兰陵笑笑生,可是出自小说家?”

     冯永想到一万种可能,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找自己打听兰陵笑笑生。

     他含糊地回了一句,“唔,唔,可能吧。”

     韩仇眼中露出向往之色。

     “小说家常录民间秘闻,所记不见史载。当年楚汉相争,世人只知史书所记的群英耀世,却不知这背后多少骇人秘闻。”

     “兰陵笑笑生能着出《紫电青霜记》等秘闻小说,想来定然是师门所传。”

     冯永沉默,他不想接这个话题。

     哪知韩仇最后又来了一句:“冯郎君既然认识兰陵笑笑生,那么就定然知道,那本《武安君兵法》的下落了?”

     什么《武安君兵法》?我还《武穆遗书》呢!

     我不知道!

     你莫要胡说!

     冯永脸色终于变了,老子这是遇到看小说走火入魔的家伙了?

     看你这模样,没有六十也有五十了,还这么幼稚?

     “韩先生,那什么《武安君兵法》,都是编出来的。上头不是写了吗?纯属虚构……”

     冯永小心地劝说道,同时心里也在遗憾。

     可惜这个空间没有磁暴步兵,也没有雷电法王,不然倒是可以让此人尝一尝什么叫电击戒瘾。

     “冯郎君,你我都是山门中人,就不要再拿这种糊弄世间愚蠢之辈的说法来敷衍我了。”

     冯永心里在嘀咕着,韩仇却已经是眼中发出狂热地光芒来。

     “当年先祖为布衣时,靠他人糊口度日,为众人所厌,被屠夫所辱。”

雅博|官网     “奔项梁而无名,归项羽而不用,投刘邦而未奇。然一朝得拜大将,定三秦,擒魏、取代、破赵、胁燕、东击齐,南灭楚,名闻海内,威震天下。”

     “若非他得奇书,何以前半生潦倒不堪,后半生国士无双?”

     韩仇越说,神色就越是激动:“冯郎君,那兰陵笑笑生,现在何处,可否告知于我?”

     冯土鳖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他终于听明白了对方说的是谁。

     那可是韩信啊!

     “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世出”,被后人奉为“兵仙”、“神帅”的韩信。

     你找兰陵笑笑生打听韩信的事?兰陵笑笑生知道个鬼哦!

     “世人多问其人,皆不可闻,我又如何得知?”

     冯永推脱道。

     韩仇早料到他会这么一说,也不介意。

     “若是冯郎君师门与兰陵笑笑生师门有旧,不便陈说,那亦无妨。但有一物,请冯郎君必须借我一观。”

     韩仇似乎已经断定冯永肯定认识兰陵笑笑生。

     “什么东西?”

     “就是《紫电青霜记》里所载,先祖曾得到过的《武安君兵法》!”

     尼玛!

     冯土鳖额头的汗流得更多了。

     他看向韩仇那狂热的神色,心头掠过一抹亮光:“不对啊,淮阴侯当年被夷三族,哪来的后人?”

     你特么地敢骗老子?

     “四百年前的秘闻,冯郎君不知晓,亦是在情理之中。”韩仇了然一笑。百镀一下“蜀汉之庄稼汉”最新雅博体育yabo88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109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