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又一发狙击子弹正中楚歌的背心。

  这次,震惊能量和背部肌肉再也无法彻底抵消狙击弹的轰击。

  虽然子弹并未钻透血肉,但强劲无匹的冲击力,仍旧像是数百斤重的流星锤,以飞火流星的速度,狠狠轰在楚歌的脊椎骨上。

  新生的脊椎骨再度遭受毁灭性打击,被纵横交错,蛛网般的裂纹包裹。

  脊索神经断裂,从大脑向四肢下达的命令,瞬间切断。

  楚歌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一路翻滚到了一株大树底下,四仰八叉,动弹不得。

  体内的医疗纳米机械立刻向脊柱碎裂处涌去,忠实展开修复。

  但修复需要时间,而越来越多敌人已经包围上来。

  楚歌甚至能看到一束束红色激光,瞄准自己周身要害。

  四肢仍旧疲软,耷拉,半点都抬不起来。

  “该硬的时候不硬,要你们何用!”

  楚歌哀叹。

  “莲姐,我刚刚认真考虑过了,你的提议很有吸引力,要不然,我们还是真诚合作吧!”

  楚歌冲密林深处叫起来,“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虽然打到这个地步,我其实还是,呃,还是很仰慕天人组织的。”

  密林深处,回报他的是一连串冷笑,和一枚火箭弹。

  楚歌的瞳孔收缩到极限,瞳孔深处反映出的火箭弹尾焰越变越大。

  “不要!”

  密林深处和楚歌身边,同时发出惊呼。

  李心莲博士和歌莉娅女士是想抓活的,琥珀却奋不顾身朝楚歌扑过来,试图帮他抵挡火箭弹的威力。

  轰!

  气浪翻涌,烈焰蒸腾,冲击波如龙卷风暴般肆虐,楚歌和琥珀都高高飞了起来。

  琥珀挡在楚歌面前,承受了80%毁灭性的破坏力。

  楚歌眼睁睁看着她身上插满破片,被烈焰吞噬,不由眼眶炸裂,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两人被冲击波吹飞出去几十米,重重撞在两棵大树上,令大树都发出“咔嚓咔嚓”的断裂声,更别说他们的四肢百骸,周身骨骼。

  楚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破碎的瓷瓶,被精心黏合起来之后,再次摔碎。

  正常人体内有两百零六块骨头,但他却能清晰感受到自己体内,四五百块碎骨正在戳刺着血管神经和五脏六腑。

  尽管七窍流血,痛不欲生,他还是艰难朝琥珀爬过去。

  小巫女伤得比他更严重百倍,周身支离破碎,血流如注自不必说,最严重的致命伤却在右眼。

  她的右眼窝被一枚尖锐的弹片射进去,眼球搅了个稀烂,连带着后面的眼窝,都变成一个黑黢黢,深不见底的窟窿,赫然是连大脑都被贯穿!

  小巫女微微张嘴,失神地凝视着天空,已然没了呼吸。

  “琥珀!”

  楚歌眼底,再次涌出混合着战斗纳米机械的血泪。

  虽然双方认识才没几天,但琥珀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救了楚歌。

  前几次是用自己的鲜血。

  这次,却是用自己的生命!

  也许琥珀是永生者不错。

  但“长生不老”和“不死之身”是两个概念。

  过去的琥珀曾经承受过海浪和礁石的撞击,还曾被岩浆烧灼,都能神奇恢复。

  但楚歌不知道,被弹片贯穿大脑的伤势,是否远远超出她的恢复力——恐怕,连琥珀自己都不知道。

  但她还是毅然决然挡在楚歌面前,只因为,楚歌是第一个视她如常人的人,是她的……朋友?

  “不可原谅!”

  楚歌攥紧双拳,怒不可遏。

  体内的战斗纳米机械,震惊能量,吞噬兽,包括他的灵魂本身,全都像是超负荷运转的蒸汽机那样,发出“吱吱”的尖叫。

  可惜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能依靠愤怒来解决的。

  亦不是所有器官,在狂怒状态下,都能变得坚硬无比的。

  否则,制药厂家都不用砸下天文数字,研发那么多强化基因药剂了。

  “时间!”

  楚歌痛苦不堪地想,“我需要时间,只要再给我一丁点的时间……”

  可惜,李心莲博士和歌莉娅女士不会再给他哪怕多半秒时间。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树梢上,越来越多黄褐色眼球,瞳孔竖立,披挂着鳞甲还甩动着长舌和怪尾的蜥蜴人刺客出现,冲楚歌发出“嘶嘶”狞笑。

  地面上,天人组织的枪手,也端着红外瞄准的武器,恍若睁开一双双赤红鬼眼的恶魔,浮现出狰狞的身影。

  李心莲博士和歌莉娅女士,分别从东西两角朝楚歌逼近,楚歌身后,还有悄悄潜行的蜥蜴刺客首领史兰。

  “混蛋,如果你毁了她的话,我会让你品尝世上最强烈的痛苦,让你接受天人组织的一百项实验,再用黏菌侵蚀你的大脑,把你变成菌群的傀儡,永远!”

  李心莲博士看到楚歌怀里支离破碎的琥珀,也担心长生者已经死去,不由惊怒交加。

  楚歌神情恍惚,充耳不闻,只是尽量收拢琥珀流淌到地上的鲜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仿佛这么做,能让奇迹出现?

  下一秒钟,不知是奇迹还是幻觉,真的出现了!

  楚歌感觉自己怀里,琥珀动了一下。

  不,更准确说,应该是“琥珀的鲜血”动了一下。

  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原本是他在收拢琥珀的血液,但琥珀之血却像是蕴藏着神秘的力量,根本不需要他的收拢,就自然而然汇聚到一起,再慢慢倒流回到主人的身体里。

  琥珀体内传来种子发芽,新生命诞生般的声音。

  伤口涌出鲜红的嫩芽,交错和纠缠,组成全新的血肉。

  烧焦的组织纷纷掉落,露出晶莹而粉嫩的皮肤。

  就连搅了个稀烂的右眼,也重新生长出来,再度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琥珀,你,你竟然没事!”

  看着巫女微微起伏的胸膛,楚歌欣喜若狂。

  而不远处李心莲博士的笑声,却又令楚歌的心沉了下去。

  没错,苏醒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仍旧身陷囹圄,倘若被天人组织抓走,对方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折磨他和琥珀两个。

  到时候,强悍的恢复能力和漫长的生命,只会增加他们的痛苦,变成真正的诅咒。

  楚歌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琥珀会一心求死了。

  或许,比起被天人组织抓走,每天切片研究,而第二天被切片的地方又能重新生长出来,再次切片研究——比起如此悲惨的命运,刚刚被火箭弹干脆利落杀死,才是更好的结局吧?

  但是,等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是琥珀的眼神。

  是她新生长出来的眼球的颜色,还有目光中蕴藏的凛冽的杀意。

  琥珀的眼球原本是一种非常细腻的浅黄色,真像是一颗古拙而温润的琥珀。

  但在被火箭弹破片搅碎,又重新生长出来之后,却充满了近乎透明的质感,像是一颗晶莹剔透的钻石。

  而琥珀眼中原本萦绕的淡淡的温暖和哀伤,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毫无情感的杀意,毫不掩饰的狩猎欲望,就像是……从一万年前穿越到现代的原始人一样。

  “琥珀,你……”

  楚歌吃惊,毛骨悚然。

  他发现琥珀十分专注地盯着他的鼻子。

  像是在研究他的鼻子究竟好不好吃。

  这是掠食者凝视猎物的眼神,是食肉兽凝视食草兽的眼神,是猎豹凝视羚羊的眼神。

  琥珀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一路蔓延到了胸腹之间,变成五脏六腑雷鸣般的蠕动。

  原本细嫩如芦柴棒的四肢,却在不断充血,膨胀,坚韧,充满了神秘的力量,变得比楚歌更加粗大和坚硬。

  “不,不会吧?”

  楚歌傻眼,感觉随着琥珀的脑组织修复,沉睡在她体内的某种东西也被唤醒,她的气质变得和片刻前判若两人,真像是苏醒的……恶魔!

  忽然,琥珀低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雪亮的獠牙,朝楚歌的脑袋猛扑过来!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5967/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