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两把短剑,正是花星魂的。

  他是一个非常善于把握战斗机会的人。

  看到对方的空当,便立刻使出必杀

  万幸,让他成功了。

  此刻,两把短剑从隐杀的头灵盖刺进。

  从其下巴透出。

  当真是死的不能再死。

  将两把短剑拔出。

  鲜血瞬间从两把剑洞落下。

  将整片地面都染红。

  隐杀双眼猩红,瞪着滚圆的眼睛,似乎非常不甘,又似乎非常愤怒,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花星魂收好双剑,然后疲惫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手按在自己的胸膛,顿时面色苍白起来。

  “该死,胸骨被这混蛋打断了几根。

  真是一个厉害的家伙!”

  花星魂呕出嘴里的淤血,此刻竟有些后怕。

  他为幽冥宫主杀过许多神域的强者。

  虽然以前也遇到过凶险,但却往往能让他化险为夷。

  可今天,他所受的伤,却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不死天帝座下第一领,果然强大。

  一拳之力,竟让我骨头都碎了几根。

  可惜他却是一个笨蛋。

  我实力不及他,但我战斗经验比他丰富。

  所以有时候,战斗不能光靠蛮力,脑子也是很重要的东西!”

  花星魂扫了一眼隐杀的尸体,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隐杀万万没有想到,花星魂撒向他的碎石屑当中,竟参杂了陀罗花籽。

  正是这花籽,成了花星魂翻盘的关键。

  要知道,花星魂的一切术法都在这陀罗花上。

  有这样的花存在,能大大的增加他的术法威力。

  “龙皇,我已经帮你把危险全部扫清,现在你可以安心了!”

  花星魂看着下域之地的方向,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他伤的极重,但他却认为很值得,身为幽冥宫主的忠实部下,即便舍弃这条命,他也心甘情愿。

  “不过,既然隐杀是不死天帝的部下,那他找龙皇,肯定是不死天帝的意思。

  难道说,不死天帝对龙皇有恶意?”

  一想到这里,花星魂又开始纠结了。

  不死天帝是第一天帝,实力之强,只怕连幽冥宫主都不能小觑。

  “可恶,都怪我的实力太弱,否则,我一定可以提前帮宫主和龙皇把不死天帝暗杀!”

  花星魂自责的说道。

  他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人。

  对于主人的命令,一向都要求自己去做到最完美。

  这样才能对得起主人的期待。

  可是这一回,敌人似乎太强大了。

  他恨自己实力不济。

  “这次回去,我要加倍修炼,在不死天帝找到龙皇之前,让自己的力量提升十倍以上。

  豁出这条命,我也要帮龙皇把那个不死天帝干掉。

  这样一来,宫主一定会更加开心!”

  花星魂给自己定了下疯狂的目标。

  他对于自己定的目标有着如疯子一般的执着。

  “是时候返回了,隐杀的死,很快就会被外人现。

  但我想,外界之人看到后,定会认为隐杀的死是跟剑天帝有关。

  反正剑天帝也死了,谁也不知道真相。

  龙皇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花星魂在杀掉这些充满威胁的敌人,还想了收尾的事情。

  倒也不愧是死葬队的队长级人物。

  起身,花星魂准备离开这里。

  虽然是天帝的地盘,但之前的打斗也产生了不少的震动。

  想必早已经有人察觉。

  现在不走,到时候被人现,就麻烦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花星魂便要下山。

  噗嗤!

  一道贯穿皮肉的闷响传出。

  原本已经在下山的花星魂骤然停在了原地。

  他低下头,就看到一柄剑从他的前胸透出。

  鲜血嘀嗒嘀嗒的顺着那剑的锋刃往地面落下。

  怎么回事?

  这剑是怎么从他的前胸刺出来的?

  痛,无比的剧痛袭来,连硬汉一般的花星魂,都忍不住身躯开始打颤。

  愕然的转过头,想看看到底是谁偷袭了自己。

  结果,却看到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人!

  此人,正是被他之前斩杀的隐杀!

  他竟还活着!

  “怎、怎么可能?

  你被我贯穿了天灵盖,就算你是天帝,也必死无疑!

  为什么,你还活着?!”

  花星魂不可思议的大声叫道。

  “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

  隐杀满脸都是鲜血,双眼更是通红无比,显得比恶鬼还要可怕。

  他的嘴角全是阴冷的笑。

  “我啊,拥有不死之身,无论你怎么杀我,我都死不掉,明白吗,蝼蚁?”

  “不死之身?

  这怎么可能!

  只有不死天帝才有不死之身,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别人也能拥有这种力量!”

  花星魂疯狂的摇头,不肯相信对方所说的一切。

  他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杀掉隐杀。

  结果对方来一句不死之身,将他的一切努力都否定。

  这算什么?

  他不甘心!

  “别人当然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但我不是别人,我是不死天帝座下最强的领。

  不死天帝赐予我不死的力量,这无可厚非!

  对了,除了我拥有不死之身外,在下界的其他世界,还有一个邪神,也拥有不死之力。

  不过那个邪神只是不死天帝用来试验不死力量的小白鼠而已。

  与我的不死之身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唰!

  刺在花星魂身上的剑被拔出。

  鲜血好像井喷一般,从花星魂的身上洒了出来。

  “可是,我虽然拥有不死之身,但被伤到,依然会痛,你明白吗?

  我已经数万年没有体验过疼痛的滋味了。

  但今天你却让我刻骨铭心的体验了一把。

  知道从天灵盖刺下来的感觉有多难受吗?

  该死的蝼蚁!

  今天我要将你千刀万剐,让你痛不欲生,让你在惨叫中慢慢折磨而死!”

  噗!

  又是一剑从花星魂的胸膛刺入。

  硬汉的花星魂紧咬牙关,额头上的汗如流水般落下,但他却没有喊出一句惨叫。

  他是幽冥宫主的部下。

  要是在敌人面前惨叫,那岂不是给宫主丢脸!

  他就算死,也绝不会惨叫一声。

  “惨叫啊,你为什么不惨叫,给我叫!”

  见花星魂竟紧咬牙关,隐杀气急败坏,一剑一剑的朝着花星魂的身上刺去。

  片刻间,花星魂已经全身染血,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血人!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012/2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