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难为你还记得我。”亚里士多德咳嗽了几声,如果不是他身上浓郁到极致的阴气,恐怕没人会相信这位垂垂老者是阎罗。

  七窍中,毛孔中,数不尽的阴气缓缓溢出,化为无数挣扎痛苦的面容,再倏然回到他体内。他抬起瘦削的头部,直视着两人:“想见你们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仅仅为了见我们一面?”秦夜缓缓抚摸着谛听,微笑道:“还是为了刺探华国的虚实?”

  聪明人不用废话。

  华国地府到底如何,这是牵动整个世界局势,甚至可以引发第四次地府大战的序曲。这盘棋太大了,大到每天都有无数地府处心积虑地想从华国的封印中找出什么,可惜,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做到。

  但如今,可能有了。

  “神明对话,孺子也敢插嘴?”亚里士多德淡淡看了秦夜一眼,秦夜同样嗤笑着看了回去:“您既然敢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听俄罗斯地府说过,华国正处在政权更迭期。但本官好像还没有正式介绍一下。”

  他轻轻拂了拂府君长袍:“华国地府下一任阎王继任者序列之一,秦府君,见过各位。”

  刷!

  叶卡捷琳娜和亚里士多德眼眶中的鬼火陡然一凝,深深看向秦夜。许久,叶卡捷琳娜才牵起蓬蓬裙,优雅地福了福:“衷心希望,日后能在国际政坛上看到您。”

  无论再震撼,现在也不是时候。

  秦夜没有理她,而是看向一言不发的亚里士多德:“之前我们就在想,禁术这种东西,不仅仅需要灵光一闪,更需要原始数据。而原始数据需要大量的实验,俄罗斯地府不可能丝毫风声都没有,就搞到实验的天材地宝。”

  “哦?”亚里士多德咳嗽了两声道。

  “当时我们就猜测,是否有人刻意泄露了禁术模组的初始数据。可能性很大,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贵国。毕竟……你们和俄罗斯地府的接壤边界绝不算短。”

  秦夜侃侃而谈,一切的一切,在这里都成为了一个圆满的圆:“以这个猜测为前提,我们继续在想,为什么要这么做?答案有且只有一个。”

  他不徐不疾地走到前方,深深看着亚里士多德——这位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们,要知道华国的真相。”

  “不敢闯二代阎王的封印,只要旁敲侧击。正好,此刻蒙古国出现怨魂晶,抛出禁术模组的钩子,他们不可能不吞饵。俄罗斯地府只要接了,就会想方设法联系上华国地府。而他们要入侵蒙古地府,不可能不经过华国点头。如此大事,可以从华国地府的处理方式上看出太多的东西。”

  他没说完。实际上,当确定俄罗斯地府身后是希腊地府之时,他还想到了最后一层。

  那就是……为什么对方要现在行动?

  因为……新大陆的几位死神已经命不久矣!随时都可能神位崩裂!华国参不参加,这个问题关系着美洲大陆的瓜分。谁能不急?

  秦夜抬眉道:“我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但……我们应允俄罗斯地府开发禁术的前提,是蒙古国归我们,而且,成吉思汗墓他们还没资格动!”

  “现在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他肃容看向叶卡捷琳娜:“你是打算和华国地府开战?”

  叶卡捷琳娜没有开口。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他们根本没有动成吉思汗墓的想法。但是,在得知华国地府只来了两位阴差之后。

  在得知华国封印没有任何变化之后。

  在发现边界并没有大军集结之后。

  于是,亚里士多德动了,亲自动手,并且,当他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俄罗斯地府没有反驳。希腊阴灵卫打开了那扇尘封的墓葬大门。而他,则亲自来到这里。但,这是四常级别的交锋。他们可以顺水推舟,却不能直面这个问题。

  “如果不,就收回你的手!”秦夜的声音猛然拔高,手掌中,鳞片印记已经越来越热,缓缓走向叶卡捷琳娜,不容对方有半分拒绝,直视对方的眼睛:“女王陛下,你要搞清楚,俄罗斯地府的本部在哪片大陆!”

  叶卡捷琳娜没有开口,而是往后退了一步,落在亚里士多德后方。

  亚里士多德深深看着秦夜,他没想到,一位府君面对两位阎罗,竟然还敢如此不加以颜色。还真是华国的恶劣习性啊……

  “按照国际公约第一百七十八条。”他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只有确认是本国的重要阴灵,才有回归的权利。但是贵国是不是忘了……”

  他同样踏前一步,目光如火地看着谛听:“蒙古国……可不是华国啊。”

  “所以,你的答案是不?”秦夜微笑着轻轻颔首,退了回去。

  “所以,华国现在要对俄罗斯地府出兵?公然违反国际公约?”亚里士多德有些意外谛听一句话也没说,任由这位府君发挥。他沙哑地笑了笑,问道。

  你们敢不敢出兵,能不能出兵,关系着……下一轮世界竞赛的钥匙。

  新大陆!

  这片即将成为无主之地的领土,无数的资源,无数的阴灵,天主教已经渗透。你们的抉择,代表着这扇门是否对你们打开。代表着是四常参与,还是……三常。

  “不。”秦夜轻轻抚摸着谛听:“华国说过,这件事绝不会插手。”

  亚里士多德目光陡然一闪。

  这次的华国……太不像华国!

  偌大酆都,什么时候对方在国家门口搞禁术了,还忍气吞声?

  什么时候一代帝王墓被挖了,没发现的帝王级别阴灵可能存在,还云淡风轻?

  哪怕有国际公约,也是模棱两可,再说……

  四常违背国际公约的次数还少吗?

  所谓国际公约,不过是为普罗大众制定的而已。四常级别,显然不属于“普罗大众”之列。

  “所以……你们放弃?”他的心有些加速,不够……这还不够,这不过刚开了个头,围绕着这件事,还可以继续深入,继续试探华国的虚实!

  比如……召开国际禁术会议。

  比如……国际谴责俄罗斯地府撕毁反禁术合约,身为东道主的华国地府必定打开封印,主持这件事。否则……他就没资格坐四常的位置!

  “身为地区管理者,你们放弃维护地区的稳定?甚至坐视帝王阴灵流失?”他踏前一步,咄咄逼人的开口。鬼火死死盯着秦夜,不允许放走他一丝表情。

  “是无法出兵,还是不能出兵,或者说……”他猛然一顿拐杖,阴气轰然炸裂,舔了舔嘴唇道:“你们已经没有当初的实力?”

  “一百年来,拒绝国际小型会议三百七十二次,拒绝地府联盟大型会议五十七次。不参加任何地区维稳。不公布地府财务军事白皮书,拒绝一切学术,艺术,民间,军事交流……”他舒了口气,全身因为阴气的流动拼命鼓胀:“酆都……老了……吗?”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秦夜身形继续往后飘,飘了足足十几米,声音幽幽传来:“华国当然不会主动插手,国际的事情,就用国际的方法来解决。”

  亚里士多德陡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叶卡捷琳娜也是。

  但根本不等他们多想,下一秒,远处的天穹,陡然传来一片碎裂之声。

  轰!!!

  这不是一般的破碎,而是宛若宇宙洪钟,整个大洲都震颤了一下的撞击声。

  “这是……”叶卡捷琳娜愣了愣,猛然看向后方:“死神禁区被打破?!这怎么可能!!”

  亚里士多德也愣住了,同时转身看去。下一秒,眼眶中鬼火骤然收缩。

  不只是他们,这个声音太过明显,让数十万骑士都转身往后,所以,他们看到了同一幕。

  永生难忘的一幕。

  就在天边,天仿佛被撕扯出了一个窟窿,无穷无尽的阴气鬼火拼命冲了出来。而随着它们一起冲出来的……还有一道阴气的龙卷风!

  方圆足足上万米!是真正通天彻地的巨型龙卷。而就在龙卷出现的瞬间,十几道鬼火同时亮起!同时看向了这边!同时……发出一阵冷笑,再同时冲了过来!

  圣灵驾到!

  轰!!!随着他们的冲击,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骑士如同纸折的飞机,瞬间被吹得七零八落,天空所过,一片漆黑!

  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过,却如同冬日的永夜,当然,这一切一切的天地异象,都比不过那十几道让人心惊胆寒的身影。

  “圣灵?!”亚里士多德第一个惊呼出声,他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作为希腊地府的高层,他太清楚圣灵和希腊地府的关系了。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脑海中只有一个问题。

  它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凭什么!

  “你!!”心如乱麻,这一切如同惊涛拍岸,炸得他脑海都有些沸腾,猛然转过身,看着云淡风轻的秦夜,嘴唇和下颌的短须都有些颤抖:“是你……”

  “是你!!对吗?!”

  秦夜抬起了冰冷的双眼,嘴角挂着凶戾的微笑:“这重要吗?”

  “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在非洲圣灵的手下逃过国际的审判吧。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女王陛下。”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029/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