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林山下令。

  接着。

  只见金属针缓慢向前推进,一秒才一厘米,但就是这样的低速,才不会被空间之门削减,懂行的都知道,液压机慢,但不代表弱。

  眨眼间。

  针头穿过空间之门。

  五厘米。

  。。。

  三厘米。

  。。。

  一厘米。

  。。。

  当和立场表面接触的时候,反作用力传来,针头的速度开始变慢。

  秒速九点九毫米。

  。。。

  秒速九点八毫米。

  。。。

  下降速度并不快,科学的力量,让这个长几百米的液压机产生的力极度惊人,相当于数十万吨级的压力,比巨兽的一爪子厉害不知道多少。

  这。

  就是科学的力量。

  接触面上。

  林山可以感受到,力场正在扭曲。

  斥力也越来越强。

  十厘米。

  。。。

  二十厘米。

  。。。

  五十厘米。

  。。。

  一米。

  。。。

  当针头深入到两米的时候,秒速已经减少到五毫米,魂兵没有停下,继续,此刻,林山有了新发现---这个力场并不能主动集中斥力。

  有点像人类的防护罩。

  全方位。

  但无法定向针对某一点进行重点防御,不过,虽然如此,不代表那个点的反作用力没有‘帮手’,林山又发现了一个结论。

  对面就像是一个大的气球。

  里面充满了气。

  用手指戳。

  轻轻一碰,很容易陷下去。

  可是。

  越用劲戳。

  内部空气被压缩。

  可以一定幅度增强反作用力,但是,这也产生了一个附加效应,那就是当内部的‘气’被极限压缩,气球表面材质无法承受的时候。

  “砰~”

  这就是结果。

  炸了。

  “停。”

  金属针停了下来。

  的确。

  这样类型的斥力场,一旦被戳破,后果可能很严重,对面兴许会炸了,又或者产生什么其他大范围伤害,这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不行。

  在没有弄清楚戳破危害的时候,不能太急。

  想了想。

  林山又把目光看向了金属箱。

  。。。

  此刻。

  金属箱内。

  几人正讨论着他们的处境。

  “可能是要把我们装箱运走。”

  “完了。”

  “我还是第一次当俘虏,等到了地方,一定要有骨气,决不能向这些恶魔妥协,我们集中所有力量制造的息阵,他们破不了。”

  “你太乐观了。”

  “怎么?”

  “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这边只有深渊巨兽,肯定破不了息阵,但是,没料到还有金属巨人,也没料到那个人,这都是变数。”

  说到这。

  几人脸色一暗。

  是啊。

  算到了所有。

  可是。

  变数来得也是突然。

  成阵之时,被王廷暗算,过来之后,又碰到了一个个未料到的人和事,之前还有信心,现在嘛,他们也不知道事情会向何处发展。

  纠结。

  “如果那人能破掉息阵。。。”唯一的女人担忧道。

  话落。

  立马被白袍否定。

  “不可能。”

  “现在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

  “好想回去。”

  “谁不想,但怎么可能回得去了。”

  就在这时。

  林山的声音在他们脑海响起。

  “这可不一定。”

  没待他们给出反应,金属箱再次变成金属笼,然后消融,成了铺在地上的一块金属板,看着这一切,几人的大脑有点蒙蒙的。

  不限制他们了?

  接下来。

  看到几百米的液压设备。

  几人更是一呆。

  金属巨人呢?

  还有。

  这玩意儿是什么?啥时候运过来的?之前的金属巨人林山用的黄颜色,而锻压机,被林山换成了银色,他们一时间无法联系到一起。

  不过。

  却是看到了它在干什么,一根金属柱刺过空间门。

  不用想。

  肯定是想要破坏息阵。

  那么。

  叫他们出来的缘由,变得清晰起来。

  白袍最亢奋。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是绝对不会帮你入侵我们星球的,还有,对面的息阵你也别想破坏,在这边,息阵是无解的。”

  “你这个恶魔,我们宁愿死。”

  “。。。”

  液压机上。

  林山无奈。

  话说。

  我做了什么,值得你们这么仇视。

  息阵?

  那是什么?

  一种设备,还是一种能量,由于语言都是靠意识解析而来,一般的情绪和行为可以解析,但牵扯到专有名次,就没办法了。

  不解。

  林山摇头。

  看来。

  自己还真是要当一回坏人了。

  “那个,你们先别激动,你这个息阵,是对面的能量斥力场吧,我就不问你们怎么解决了,我就问一个问题,被破坏会不会炸。”

  林山看着他们。

  炸?

  几人面面相觑。

  啥意思?

  想弄炸息阵,开什么玩笑,除非以绝强的力量攻击,破坏掉息阵的灵源循环,但那种强度,绝不可能有人能达到,他们加起来都不行。

  “你想干什么?”

  那名女子紧张道。

  “拆了它。”

  林山直言。

  “刚才试了一下,防御还行,不过,我怕把这玩意儿弄炸了,伤到你们的人,所以问问,如果不会炸,我就继续了。”

  “什么?”

  几人再次懵了。

  不是求他们帮忙。

  而是怕弄炸了伤人?

  不。

  一定是想要让我们放松警惕,肯定的,不能上当。

  白袍正要义正言辞一番。

  林山摆手。

  “停。”

  指了指远处的金属柱。

  “看到了吗,你们可以去看看,如果真的要炸了,提醒我一下。”说完,林山踏步朝着金属柱前端走去,后面五人相视一眼。

  “跟上去看看。”

  “好。”

  都这时候了。

  也不怕林山暗算,没必要。

  额。

  他们才发现。

  自己不会飞,这时,一股力量拉扯着他们向着金属柱前端飞过。

  很快。

  抵达空间门。

  没有停留,直接穿了过去,几人捂着脸,他们可都知道息阵壁和空间门的距离,这要是撞过去,绝对是吧唧一下,脸会疼的。

  然而。

  却是畅通无阻。

  整个身体都过去了。

  瞬间。

  灵源疯狂涌入他们的身体,曾经无所不在的能量,陪伴他们几百年的力量,刚才完全失去,现在又回来了,高兴得都快哭了。

  不对。

  怎么会整个人都过来了。

  几人一惊。

  待看清。

  所有的高兴,顿时消失无踪。

  巨大的金属柱,竟然扎进息阵壁两米,正因为如此,才形成了可以刚好容纳他们的狭小空间,这一幕,看得他们眼睛都快蹦出来。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066/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