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莲娜笑着扭头,在他脸颊亲了一下:“这是表扬么?”

    路克笑着点头:“看看下一张?”

    伊莲娜向前躬身,伸手翻到了第二张半成品上:“这个……嗯,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虽然我很佩服蝙蝠侠,但看他的新闻并不多,或许是这段时间经常听见别人闲聊的缘故?”

    路克若有所思地看着画:“蝙蝠侠举着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伊莲娜有点不确定:“可能是……导弹之类的?还是火箭?”

    路克:“这上面,这么只有他和这个导弹?”

    伊莲娜无奈地用头,连连撞着他的胸口:“是啊,就这个。其它的又不知道怎么落笔了,气得我这几天胸口疼。”

    路克面色古怪:“真的?让我帮你检查下,不一定是气的吧。”

    伊莲娜面色开始泛红,轻呸了他一声:“你,你以为,自己是,是医生?”

    路克面色淡定:“不是,但我对体检略懂略懂啊。”

    伊莲娜拿手轻捏着他的背:“你肯定检查过不少人吧?”

    路克轻笑:“到纽约后,我主要还是在你这里实践出来的。”

    这话他可没撒谎。

    比起忙到飞起的金妮大总裁,伊莲娜基本都在纽约和新泽西,剩余时间大半都在学院内画画学习。

    和金妮行程不容易凑一块儿,路克找伊莲娜的次数自然就多一点。

    伊莲娜闻言,面带微笑:“可是,好像要吃晚餐了呢。”

    路克:“没事,我午餐吃得不少。”

    伊莲娜在他背后掐得逐渐用力起来:“可我中午没怎么吃饱啊。”

    路克:“嗯,体力活我来就好,晚餐我喂你吃,你只用动口就好。”

    伊莲娜已经说不出话来,雪白的脖颈如同天鹅般曲起,发出轻微的呢喃声。

    ……

    夜里,伊莲娜已经熟睡,揽住她的路克也双眼微眯,如同入睡。

    另一边的分身却在联系罗伯特:“你的老战友怎么样了?”

    罗伯特很快回了话过来:“情况还行,但他不想加入我们的安保公司。我觉得,他……可能适应不了这种平静的生活。”

    路克:“那我这边有人需要他帮忙,会派人去联系他。这事你就当不知道,不要对任何人提及。”

    罗伯特默然片:“你不想对我说什么?”

    路克:“如果你的老战友愿意说,你就直接问他,否则最好也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对了,你和凯瑟琳注意下,记得让克莱尔以后尽量不要来纽约。如果非要前来,也尽量在拿骚县或者长岛住宿。家里人也一样如此。”

    罗伯特略微沉吟:“你是担心怪物袭击事件再次出现?”

    路克:“算是吧。”

    罗伯特:“那你呢?”

    路克轻笑:“十个克莱尔加一起,都顶不住我一根手指头,所以我才担心她啊。”

    罗伯特这次没有嘲讽回来,而是郑重地问到:“你确定,你能没事?”

    “我确定。”路克干脆地答道。

    罗伯特默然良久,长长呼出一口气:“好吧,你……一定要小心。真正有危险,还是躲远点,警察不是士兵,没必要上战场拼命。”

    路克想了想,还是说出了一句很正式的保证:“无论如何,我都会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并将它放在第一位,绝不做无谓地冒险。”

    罗伯特愣了愣,没再说什么,但心中的担忧终于减少了很多。

    路克的性格,他从小看到大,当然很清楚。

    这就是个永远不把话说满的人,对于没把握的事,甚至都不会出口保证,绝没有年轻人那种热血上头,什么都敢夸口的冲动。

    但这也意味着路克话语的真实度极高,只要说出保证就值得信任。

    挂上电话,罗伯特犹豫了下,终于还是找到了弗兰克-卡斯特,将可能有人来找他“出山”的消息提了一下。

    这位老战友的脾气可不好,罗伯特真怕他把找来的人给毙了。

    弗兰克皱眉:“谁来找我?”

    罗伯特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他不想冒险暴露这事与路克有关:“不会是敌人,我可以保证来人不会对你有敌意。”

    弗兰克只是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被战友找到,并前来德克萨斯后,罗伯特只是说委托人打听到他的下落。

    但后来其他几个战友闲聊中,弗兰克知道,罗伯特知道他出事后,至少派人找了他大半年。

    他救过的战友不少,愿意花如此多的时间来确定他境况的,也就这一位了。

    罗伯特虽然战斗力比较弱鸡,但脑子比他好用。

    当初在上司雷-斯库诺夫明确拉罗伯特入伙前,这兔子一样机警的家伙就提前一步离开了那个团队,避免因为知道内情而被灭口。

    这事也是弗兰克干掉雷之后,才慢慢想明白的。

    所以说,只有取错的没用,没有取错的外号。

    罗伯特“灰兔子”之名,确实就是因为这家伙心里想法多,人又很警惕得来的。

    当然,那时候这绰号的意思更多是嘲讽这家伙思想比较“脏”,胆子和兔子一样小。

    如今弗兰克看着罗伯特的家庭状况,只能无F可说。

    除了一个养子和一个继女,这家伙还有一对亲生儿女,和老婆凯瑟琳相处融洽,更有一份温饱有余,事务简单的治安官工作。

    没事和老战友玩玩枪,捣鼓下汽车改装,顺便喝啤酒,开聚餐会,日子过得美滋滋。

    偶尔,弗兰克心中也会闪过懊悔的情绪。

    如果他当初能像罗伯特这么警惕,而不是将注意力都投到战斗上,或许退役后也能带着老婆孩子,过上这种平静却温馨的生活。

    因此罗伯特说来人没危险,弗兰克还是比较相信的。

    有这句话,至少他不会随时准备拔枪干掉对方。

    这个联络人到得也很快。

    在弗兰克确定抵达达拉斯的时间后,联络人半天后就发来短信,等待弗兰克给出会合地点。

    罗伯特提前交代了一些安全事宜。

    比如行程中要尽量掩饰容貌和形体,且不用向任何人证明自己的身份,只需要说出一个接头暗号以及一个假名,联络人就会接他前往纽约。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129/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