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先生笑道,“元宗主不必在意,我们只是随身保护陆盟主的护卫”。

  元穹等人震惊,认真感受,他们可以察觉到柳叶飞花的强悍,还要超越天星宗长老,仅次于宗主等顶级强者,如此人物竟随身保护陆隐,还是两个。

  飞花大姐不爽。

  陆隐笑道,“柳叶先生谦虚了,他们是弟子的长辈,只不过机缘巧合与弟子同行,对了,还有这位,宗主还有诸位长老应该听过,大邱”。

  “曾经的荣耀殿堂法子?”元寿惊讶。

  药善长老看着大邱,惊讶,“你突破星使了?”。

  大邱淡淡道,“侥幸,陆先生帮助才突破的”。

  这一刻,陆隐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变得更高大,更神秘,身边跟着三位星使级别的保护者,试问这第五大陆,谁能做到?哪怕被荣耀殿堂全力培养的上清都达不到吧,对了,上清还是这个陆隐的手下败将。

  元穹深深看着陆隐,他是知道一些事的,越想越觉得陆隐很有可能就是第五大陆未来的祖境,尽管公长老没有明说,但此子,或许在那个地方成功了。

  如果真是这样,即便是记名弟子也不是不能接受,一个未来的祖境,值得天星宗付出代价。

  他想法变了。

  天星大殿,陆隐死活不愿意坐在客人的位置,元穹也不再阻拦,而是让他坐在了弟子的位置,在元寿长老等人下首,柳叶飞花则被请到了客人的位置上,洛神与陆隐坐在一起,大邱仅次于柳叶飞花。

  而木子英等人,没位置,只能站着看。

  陆隐来天星宗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学习天星功,但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尤其药善长老在,此人始终敌视他,只要他开口求学,肯定遭到阻扰,何况元寿长老等人是看重他,却未必愿意将天星功传于外人。

  无奈之下,陆隐只能与元穹等人说客套话,真的像是拜访天星宗。

  半天后,陆隐起身,“弟子曾见过公长老,此次前来,也是想再向公长老问安,还请宗主应允”。

  “你见过公长老?”元寿惊讶,他都没见过,天星宗公长老是七位半祖之一,辈分极高,他刚踏上修炼之路时,公长老就已经是半祖了。

  不仅元寿,在场众人没几个见过公长老的。

  陆隐道,“弟子确实见过一面”。

  元穹目光一闪,确信陆隐从那个地方返回,公长老前段时间一直在那个地方,最近才返回,此子,必然去了那里,尽管不知道怎么去的,“我立刻向公长老禀报”。

  “多谢宗主”,陆隐道,他是真的问候公长老,然后单独找元穹,想办法学到天星功。

  修炼至今,陆隐发现一个规律,越是活的久的前辈高人,居住的越普通。

  公长老也是这样,他就住在天星宗周边一颗很普通,环境却很美的星球内,这颗星球上没有修炼者,只有普通人,最多这些普通人就是练过些强身健体的战斗之法,形成了征伐的凡人国度,让陆隐想到采星。

  当陆隐踏足那颗星球的时候,也正看到星球上两大帝国征战,数百万普通人在战场上厮杀,尽管没有修炼者那般恢弘的激战场景,但普通人的战斗同样热血。

  刀刀入骨,血流成河,杀伐之气冲天,有些普通人的豪气是修炼者无法达到的。

  公长老坐在战场之外,静静看着,一副随时老死的模样。

  陆隐见过的半祖中,他算是最苍老的一位。

  “弟子陆隐,参见公长老”陆隐来到公长老身后行礼。

  公长老身子动了一下,“弟子?”。

  陆隐恭敬道,“弟子曾代表长天岛到天星宗交流学习,并晋升第五真传”。

  “哦,对,好像有这么回事”公长老说了一句,然后不再说话,静静看向战场。

  陆隐眨了眨眼,“长老,您在看什么?”。

  公长老发出嘶哑的声音,“一位将军”。

  “将军?”陆隐好奇,看向战场,尽管厮杀的士兵高达数百万,但将军这种身份的人还是能一眼找到,穿着太显眼了。

  公长老口中的将军,正是一个身穿黑色铠甲,手持长戟于战场冲杀的老者。

  “这颗星球限制了修炼之法,普通人永远是普通人,一个普通人再怎么锻炼身体,也比其他人强不了太多,尤其战场之上,而那位将军,已经千人斩”公长老淡淡道。

  陆隐惊讶,看着战场之上的老将军,这可是了不起的成就,相当于击杀与自己实力差不多的上千人,而且还是战场之上,一不小心就会死的。

  “我曾三次阻止他踏上修炼之路,于这战场之上,他领悟了如同战气一般的豪气,无畏,无惧,绝无仅有”公长老继续道。

  陆隐奇怪,“既然如此,此人应该极具天赋,长老为何不将他引入宗门?”。

  “他拒绝了”公长老回道。

  陆隐一怔。

  “他说,人之一生,百年足矣,于这短短的百年中,他留下了青史辉煌的战绩,从生到死,无论活多久,也只是过程,修炼者纵存活万年,一样化为黄土,而他的名字,会永远保留”公长老道。

  陆隐皱眉,看向那位老将军,每个人都有追求,此人追求的是身后名,想要名留青史,但有的人就想活得久。

  “小家伙,你修炼的目的是什么?”公长老问道。

  陆隐想了想,笑道,“弟子一样想名留青史,不过,弟子要留下的,并非一颗星球的历史,而是整片星空的历史”。

  公长老淡笑,“这就是高度,你觉得那位将军能不能看到这种高度?”。

  陆隐毫不犹豫道,“能”。

  公长老点头,“他的妻子死了,他想去陪她,既要留下身后名,又能快点去陪已故妻子,唯有在这战场之上杀伐而死,他选择了自己最想要的路,却未必是正确的路”。

  说完,公长老沉默了,不再多言。

  陆隐深深行礼,“长老,弟子告退”,说完,

  缓缓离开星球。

  走自己想要的路,未必是正确的路吗?陆隐想起树之星空,想起巫灵神的阴谋,这件事,对于人类来说未必是正确的,却是自己想要的,那么,就走下去,如同那位老将军。

  离开公长老的星球,陆隐独自一人拜访宗主元穹。

  “弟子想学天星功第四重,还请宗主应允”陆隐对元穹恭敬道。

  元穹看着他,“这就是你以弟子身份自居的原因?”。

  陆隐道,“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入过天星宗,便是天星宗弟子,这个身份,我陆隐不会忘”。

  元穹深深看着陆隐,“你去了那片星空,对吧”。

  陆隐点头,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了,当然,仅限于元穹这种层次的,像元寿长老等人绝不可能知道。

  “你,成功了?”元穹盯着陆隐问道。

  陆隐淡笑,“弟子将来,必成祖”。

  元穹目光一闪,“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应劫而死的灵脂梅比斯前辈,同样在那片星空成功了,或者说,禅老,公长老他们几位半祖之中,有人成功,即便失败的人,也得到了需要的东西,不管什么原因,你与当初的他们,只不过站在同一起跑线,灵脂梅比斯前辈应劫而死,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必成祖?”。

  陆隐惊讶,这才知道禅老他们居然也有起源之物,元穹话里的意思意味着他们当中有人去过树之星空,成功带回起源之物,也有人失败,但依然有起源之物,失败了还会有,难道是这片星空的?

  这还真出乎预料,要知道,禅老他们那一辈人去树之星空,遭遇的不是四方天平,而是陆家,陆家可比四方天平厉害太多了,这都能成功,应该是运气好。

  “弟子修炼近十六年,试问宗主,十六年时间,谁可以做到如弟子这般实力,弟子,足以击败星使”陆隐认真道,语气铿锵有力,目光坚定。

  元穹惊叹,“不错,即便当初的辰祖等人也未必能在你这个年龄达到你现在的成就”。

  沉默了一会,元穹道,“你是怎么学会大挪移阵的?”。

  当初至尊赛,与上清一战暴露大挪移阵后,他就想过这个问题,“得自沉浮”。

  元穹不惊讶,“大红星?”。

  陆隐道,“是,弟子发现大红星城主尚炬害死沉浮,觊觎大挪移阵,弟子暗中盗走了大挪移阵”。

  元穹失笑,“怪不得没能找到大挪移阵,尚炬都不知道在哪”,这个答案,他们早就猜到了,并不怪陆隐,不管是谁,但凡可以拿走,一般都不会主动上交。

  这就是修炼,与天争命,可以不择手段,差别就是是否能守住为人的底线。

  谁的修炼之路都不是平坦的,也没人敢说踏上修炼之路没有做过一件错事,修炼一途最简单,就看谁的力量大。

  如果当初陆隐盗走大挪移阵被发现,必将受到惩罚,但如今,谁能惩罚他?如果不是陆隐主动来天星宗,天星宗都无法让他交代这件事。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135/1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