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又无法感知出敌人在那里,毕竟面前可是一片平原之地,若是有埋伏早就暴露了。

  劫匪头目只能将内心那个念头压抑住,之后几个人继续朝着平原内部行走。

  让三人感觉无比诧异的是,这里竟然都是平地,根本没有任何遮挡物,甚至连一个小土丘也没有,再这样的地方,那山鬼怎么可能隐藏呢。他们走了数十里之后,便对这里产生疑惑,尤其是劫匪头目,他内心那熟悉感知更加清晰,最终他实在忍不住,向溟泛坦诚道:“上神,我感觉他们似乎就在我们身旁窥伺着,我们被他们盯上了”。

  闻言,溟泛却一点也不意外,反而语气平和说:“你说得没错,我们确实被包围了”。

  劫匪一愣,不过很快他也明白溟泛为何如此说了。

  只见四面平地之上,缓缓升起一堵墙壁,黑齐齐压迫感极强。

  此时无需再去分辨,劫匪头目也知道,那不是墙壁,而是马匪。

  很多马匪。

  松爷有些胆怯的退了一步,而溟泛却神色平静地说:“不知哪个山鬼再不再里面,如果他也在,那便不需要多费两次力气了”。

  对于溟泛冷静,松爷简直佩服五体投地,他听劫匪头目说过溟泛很强大。

  却毕竟没有亲眼所见,始终有些心虚。

  此时不仅仅是溟泛,还有那只青色小东西,也在摩拳擦掌,似乎恨不得立刻冲杀过去。

  溟泛斜眸扫视它一眼,命令说:“要活口,我要找到山鬼”。

  青色小球闻言,微微一点头,便滑动出一个弧度冲出去。

  而溟泛此时也展开一道创世炫光,接着神级爬虫也随之射出。

  漫天遍地荧光斑驳,仿佛将整个天地都点缀起来。

  看到这一幕,松爷紧绷心情终于缓和一些,果然是上神,拥有如此鬼神莫测之术。

  虽然不清楚哪些光点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仅凭气势,便已经让他对于溟泛有了信心。

  只是当他抬起头,朝着那不停涌动山峰望去,内心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劫匪头目此时却是一脸坦然,对于溟泛手段,他早就见识过,因此也并不觉着有什么可担忧的。反而觉着,似乎少了池灵掺和,没有再地窟那么强大威势了。

  当时,他记得溟泛和池灵联手对抗那些地精,灵虫时场景,和这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这场战斗,溟泛更是不怎么上心。因为这原本便不管自己事情。

  至于找到山鬼,或者找不到,那对他来说也只是很小的事情。

  因此溟泛神色很淡然,脚步也不紧不慢地,一步步朝着正前方踱着。

  这可急坏了松爷,他不停地向劫匪头目使眼色,其心意已昭然若揭。

  劫匪头目微微皱眉,瞪了松爷一眼,小声道:“松爷,着什么急啊,难道你还信不过上神吗?”

  “不是信不过上神的,而是战机稍纵即逝,若是再让山鬼跑了,我们可就”说道这,松爷便闭口不言,不过他的眼神已经表明心思。

  劫匪头目一脸不屑横了他一眼说:“你是没有见识过哪些神级爬虫强大,如果你曾经历过它们战斗,便不会再怀疑它们的战力了”。

  盯着劫匪那自信表情,松爷也狐疑扫了一眼对面那些灵光说:“仅凭它们便可以战胜山鬼?”。

  劫匪头目伸手拍他肩头一下,嘿嘿笑道:“作为兄弟,老子何时坑过你”。

  “那道是没有,韩爷确实很够意思”松爷满脸狐疑之色,只是眼神已经明显比刚才安定多了。

  “这就对了,安心等着捉到山鬼,让你回家族交差便是”劫匪头目狂笑着拦住他肩头,大踏步追上溟泛脚步。

  二人之间对话,溟泛都清晰听到了,可是他却不以为意。现在他内心除了对于池灵回忆,便容不下任何事情。这一次若不是为了劫匪头目,他也不会答应那个松爷。

  眼下他虽说人已经来了,但是心中却还是在记挂着池灵。

  至于那些神级爬虫以及青色小东西的战斗,他根本没有兴趣去掺和。

  溟泛哀伤目光扫视着苍穹,此时整个天空都呈现出一种诡异色调,那是各种超灵法术钩织成的,由此可知,对面神级爬虫已经和那些山鬼马匪交锋了。

  看到那些绚丽色彩,溟泛思绪便回到和池灵相伴冲入地窟时画面。

  他亲不自禁伸手下去,拦住了池灵腰肢,想要带着她踏步虚空。然而下一刻,他却感觉到池灵那僵硬仿佛石头般身姿。她根本无法理解自己意图,除非自己强迫以灵术引动她,她绝不会主动做出反馈的。

  溟泛凝望着池灵那张僵化面孔,内心充满了无尽苦闷和伤感。他真想要时空逆转,让他可以找回之前那个活泼可爱的池灵。

  然而即便是他已经修炼了时间逆转术,可是用在池灵身上,却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她当时所遭受的伤害,以及之后复生,似乎都超越智慧层次,那已经是时间无法涉及的领域。

  溟泛现在很想找到自己师尊,问问他有关智慧维度事情。或许只有彻底解开智慧维度之后,她才可以复活。

  溟泛痛苦凝眉,眼角缓缓流下一滴泪水。

  就在溟泛早已深陷于内心痛苦中不可自拔时,忽得他的手臂被人拽着摇晃起来。

  “上神,快醒醒,前方出事情了”。

  溟泛微微昂起头,扫了对面劫匪头目那张老脸一眼,冷漠的问:“出什么事情了?”。

  “上神,那些山鬼似乎有办法防御神级爬虫攻击”劫匪头目目光闪烁着回道。

  咦?溟泛再次凝眉,狐疑扫了劫匪一眼,便伸手将他扒开。

  对于溟泛来说,这些只有超灵修为马匪,根本不值得自己出手,仅凭那些神级爬虫便可以将他们收拾了。

  更何况前面还有一个爱搞事情的青色小东西。

  凝望向那一片黑色云雾,溟泛猛地身躯一晃,便已经踏空。

  当他展开超灵视角后,便看到一个个湛蓝色矩阵。那便是神级爬虫形成超维攻击法阵。

  在其对面还有一道光盾,竟然可以抵挡住神级爬虫突进,不仅如此,它还能时不时发起反击,竟然每一道光束,都会造成很多神级爬虫溃败。

  看着那些光束,溟泛忽得眉心突突直跳起来。

  这不是创世之光吗?

  看到这些光束,溟泛想起了自己在神尊那个创造秘境中看到一种神秘光束。

  也正是那种光束才让修炼空间内诞生了超神文明,也正是那种神秘光出现之后,才让领悟到了创世规则。

  当时溟泛不明白,那神秘光究竟是什么,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师尊那个幽镜反射出来一种光。

  溟泛也想探知过那幽镜秘密,可惜其构造太诡异了,即便是他已经拥有很高超维感知力,却依旧无法穿透那个幽镜内混沌构造。似乎那幽镜来自于比超灵维高很多维度。

  甚至溟泛都怀疑,它便是和真实宇宙创世有关。

  可惜溟泛目前对于创世诀参悟,还无法彻底解开有幽镜的奥秘。

  只是这种独特的光束为何会展现在这里呢?还在这么做马匪身上。

  这让溟泛想不通,若不是他无比笃信师尊现在正在巫神界,或许他会怀疑,这些光束就是师尊那枚幽镜反射出来的。

  对于这种怪异现象,溟泛产生了浓烈兴趣,他返回现实视角后,便将池灵托付给劫匪头目和松爷说:“你们帮我保护她,记住若她有一点损伤,你们便自裁吧”。

  说完溟泛便一步踏空,身形恍如一道电光冲向那片战区。

  神级爬虫矩阵反复重叠着,形成一种超灵维构造体,那是一种超物质形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蜂巢,无数神级爬虫正在环绕着它旋转。

  而蜂巢下面,则是无数马匪以及他们身后那一只只五彩螺形武器,那东西似乎可以采集光束,之后便可以射出那种创世光。他们一共形成十几个梯度,一层接着一层推进,先是外层的射出光波,接着便退回,集聚那些失去光束,重新开始布阵。

  这些创世光束是不会消失的,他们便是用这样方式来反复利用这些光束来攻击神级爬虫矩阵。

  溟泛看到这,再次皱眉,对方射出光束方式竟然和他预想不一样。

  不过溟泛还是想要获得一只那海螺状武器察看一下,于是他便冲破一道光波矩阵,直接冲进马匪内,随手抓起一个马匪,将其带入界外,之后便将其手中海螺状武器截获,然后又将其抛下去。

  自然溟泛不会在意这家伙被摔得粉身碎骨的样子,他只是一门心思盯着手中那个螺旋武器,发现它很精致,内外浑身一体。不像是被人炼化出来的,道有点像是某种壳类生物躯壳。

  溟泛好奇端详着,又将超灵感知朝着螺旋体内部释放出去。顿时他便感知到一种空灵感。

  其内似乎隐秘着一个灵界,也正是那个灵界存在,才可以存储这些神秘光束。

  溟泛想要冲破灵印,查看里面究竟是什么状况。可是却被其内一股灵力反射,竟然连超感也无法凝聚。

  溟泛微微凝眉,要知道他的超感可是具备创世视角的,那可是连天外天都能看透的超视角。然而却在这枚小小螺壳上遇到了障碍。

  这东西来历肯定也不一般。这让溟泛想起了幽镜,难道它们都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

  溟泛不有着心中好奇不已。若是可以找到它们之间联系,或许可以解开困扰他和师尊已久事情。

  于是溟泛又踏步虚空,返回矩阵,伸手再次拽起一个马匪。

  这一次他目标不是什么螺壳,而是马匪。

  那人被他反压在脚下,溟泛冷冷盯着他眼睛威胁说:“我问你话,你若敢说一句假话,我便会捏爆你的脑袋”。

  马匪脸色苍白,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拼命地点头。

  “告诉我,这东西是什么?从哪里找到它们的”溟泛将那螺壳武器放在马匪面前。

  马匪惊愕目光扫那螺壳一眼,痴痴的回道:“我不知道...”。

  哼!溟泛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眼神也变得杀气四溢。

  马匪急忙辩解说:“上神饶命,我真的不知道,这东西都是我们头给的,我们只管使用而已”。

  溟泛盯着马匪眼睛,发现他眼神真挚,不像是说谎。

  溟泛冷哼一声道:“那么你们头在哪里?”。

  马匪纠结了一会儿,才回道:“我们山头昨日才离开,他临走前,交给我们这东西说,用它来对抗你们”。

  溟泛微微凝眉,“胡说,他怎么知道我们会找来?”。

  马匪急忙回道:“山头说,是一个松涛城松爷府中人给他报信的”。

  溟泛没想到这些马匪竟然渗透如此厉害,怪不得自己一来,他们便布置好阵势等着自己了。

  不过对于马匪这点伎俩,溟泛并不看在眼中,现在他更加关切那山鬼下落。

  “告诉我,你们山头现在去了那里?”溟泛冷漠眼神盯着马匪威胁说。

  马匪似乎还有些迟疑,却被溟泛一反手扭断一根手指。痛得龇牙咧嘴。

  接着马匪便哭丧着脸颊说:“山头去了第三个山头了”。

  溟泛冷冷盯着他问:“我们如何找到哪里?”。

  马匪痛苦说:“我有矩阵图谱,你照着这条路线走,便可抵达”。

  说着马匪便用另外一只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简。

  溟泛只是扫了玉简一眼,便将其揣入怀中,然后一掌将其打晕丢了下去。

  之后溟泛便开始冲向矩阵内,他以创世诀,开始大量吸收那些创世光线,没有多久,那些原本还密集攻击光束便被他系数吸走。之后那些马匪便似乎失去了反击力,很快便被神级爬虫攻陷,分别圈在几个角度内,犹如无头苍蝇般四处乱闯。

  对于剩下的事情,溟泛已经不感兴趣,他直接带着一部分神级爬虫返回原地,然后吩咐劫匪和松爷说:“你们守护着池灵回松涛城,我捉到山鬼后,便会去找你们”。

  “上神”松爷还想说什么,却被溟泛冷漠眼神打断说:“回去松涛城,查查你府内有没有奸细”。

  闻言,松爷脸色骤变,急忙点头道:“在下一定照办”。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174/1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