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四下降的速度很快,要不然柔软的地面缓冲了恐怖的下坠力道赵四绝对被摔成肉酱,即使这样,巨大的反弹之力也让他的身体犹如皮球般撞击地面十几下,应该是这接连不断的冲击让赵四直接昏迷了过去。

  我呆呆的望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赵四,心中始终想不通赵四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赵四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从他身上的气息能够感觉出他的实力并不高,更不会什么小挪移符咒,按照常理说根本不可能难道来这里。

  等等!

  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疏忽的细节,赵四是从天而降,而不是从入口中进入的。抬头仰望,上面是诡异溶洞的洞顶,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很坚硬,不过即使像白色地面一样柔软赵四也不可能从天而降,因为洞顶完好无损,竟然找不到被撞破处。

  赵四和我的出现方式几乎一摸一样,这正是最让我生疑的地方,小挪移符咒是钟馗门的高级符咒,绝对没有外泄的可能,再说在赵四的身上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的符咒之力,从这方面看他似乎并没有修习什么符咒。

  凭空出现,没有使用小挪移符咒,令人匪夷所思的出现方式,赵四表面上看起来一个非常普通的人竟然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想不通我只能等赵四苏醒过来才能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摇摇头,转身离开了犹如镜子般的地面处,远离了这个邪门的地方。

  等待了一会,赵四还没有苏醒过来的意思,但是一个人形物体再次从天而降,顿时我大吃了一惊,除了赵四外竟然还会有人凭空出现,这么一来赵四绝对不是通过符咒的方法进入这里,而是和此刻出现的人一样。

  是个女人?

  出现的那一瞬间我看清了这个人的长相,没有想到竟然是个女子,眨眼间她又消失了,所以我并没有看清楚她的具体长相。

  嘭!

  太凑巧了,这个女人刚好落在了赵四的身上,这一砸赵四恐怕没有半天甭想苏醒过来,不过令我意外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昏迷过去,看样子是赵四的身体缓冲了大部分下坠的力道,这个女人所承受的冲击力很小。

  "啊!"

  回过神来,女人第一反应是恐惧的尖叫声,我皱着眉头来到了她的面前,女人失魂落魄的坐在赵四的身上,久久不语。

  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要得到解答,我当然不能让沉默继续下去,随后再次靠近那个女人的身边,低声的问道"喂,你还好吗?"

  "天元城城主的女儿陆小晴,不要杀我,如果放了我城主会给你花不完的钱……"

  女孩语无伦次的说,我连忙打断她剩下的话"好了,我没有打算杀你,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会放你离开。"

  "真的?"陆小晴充满希冀的说道,当看到站在她面前是一张年轻的脸的时候,陆小晴直接愣住了。

  我点点头,肯定的回答道"当然了!"

  陆小晴正想说什么,似乎感觉到屁股下好像坐着什么柔软的物体,下意识的往下一看,顿时吓得是花容失色,惊恐的尖叫着"啊,他怎么在我下面?"

  "好了,别废话了,是时候该回答我的问题了。"我不耐烦的说,也不知道这个女子怎么是如此的胆小,还自称是城主的女儿,我看除了丢城主的脸。

  陆小晴慌忙了从地上爬起来,躲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说"你问吧,不过你答应要放过我千万要说话算数。"

  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随后开始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这里是什么地方?”

  女孩摇摇头,迷茫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你是怎么来的?”陆小晴的回答让我更加的疑惑了。

  陆小晴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说道“本来我打算去看看茅庐授课的神奇,没有想到走到悬崖边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怪物,他要杀我,惊吓之余我昏迷了过去,等苏醒过来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

  嗯?怪物,这两个字一下子让我联想起熔炼血阵中的怪物,不过仔细一想两者应该不是同一个,毕竟这是修炼界而不是熔炼血阵中,当然也不能排除怪物已经和我一样脱离了熔炼血阵来到了修炼界中。

  想了想我决定问仔细一点,确认是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怪物。

  “袭击你的怪物长什么摸样看清楚了吗?”

  “好像一只章鱼般,有很多的触手,皮肤的颜色是红色的,最恐怖的是他竟然能够口吐人言,当时我差点没有被吓死。”

  陆小晴的描述让我否定了内心中的猜测,她所说的怪物和我所见过的怪物差别太大了,绝对不是同一个。

  等等!

  茅庐授课?

  赵四是来参加茅庐授课的,我也是跟随他而来的,眼前的陆小晴也是同样的目的,三人之间唯一的共同点让我的心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一切该不会是和茅庐授课有关系吧?

  我仔细的想了想,先不说赵四的情况,就拿我来说吧,当时一个突兀的声音让我惊慌之下无意中跌落了悬崖下,在最关键的时候我使用了小挪移符咒,然后来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陆小晴和我遭遇略有不同,当时她被吓昏了过去,昏迷之后到底发生了事情她也不知道。

  但是从最后的结果隐约的可以推算出昏迷中的那段空白的记忆,陆小晴昏迷后那只怪物为什么没有杀她,她是怎么样来到了这里?

  结合两个疑问我做出了这样的推断,怪物并不想杀陆小晴,只是想把她吓昏过去,至于怎么样来到了这里一定是怪物早已经筹划好的,不是像我一样使用了小挪移符咒,应该是另一种更加简单的方法。

  可惜,陆小晴当时处于了昏迷中,依靠推断也只得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并不能的成为真实的依据,但是三人都有共同的目的,为了茅庐授课而来。

  神秘的茅庐授课让我的心中更加的好奇了,回想起在下坠的那一瞬间所观察到的场景,一群人仿佛信徒般虔诚的坐在地上,恭敬的倾听着一个人的教诲,这应该就是茅庐授课,可是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竟然能够吸引到如此多的人。

  最疑惑不解的是上千人进入悬崖底部的方法,垂直的崖壁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攀登的凸起处,除非是修为顶尖的人,要不然想要毫发无损的进入崖底根本是不可能了。

  当然还有一种极其简单的方法,哪怕是普通人也能够轻松的做到,就是跳下去,至于生死只能靠运气了,就像我要不是小挪移符咒我怎么会来到了这个地方……

  等等,小挪移符咒?

  忽然,我想到小挪移符咒的一个极大的缺点,传送的不确定性太大了,怎么会如此凑巧就来到了这里,而且还不止我一个人来到了这里,而是三个人。

  难道不是小挪移符咒随机传送被人固定了吗,不管是出现任何的意外我总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联想起赵四和陆小晴的凭空出现,让我的心中更加坚定了内心中的猜测。

  这种猜测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小挪移符咒的随机传送怎么会被人固定呢?

  双眼望向昏迷不醒赵四,我深吸一口气,陆小晴当时昏迷过去了,如果还保持着清醒的状态真相恐怕现在已经弄清了,所以想要弄清楚真相只有指望昏迷的赵四了,希望他能够尽快的醒来,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个地方是诡异至极。

  犹如镜子般白色的地面是最诡异的地方,我们三个从天而降的时候不管是从什么地方降落都会诡异的改变方位,直接落到镜面上……

  这果然有鬼!

  无意中的回想让我想到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细节,连忙跑到赵四的跟前,拖着他离开了镜子般的地面,这里最邪门的地方当属镜子般的地面了,赵四回忆对于弄清真相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当然不能让这个家伙出现什么我不想看到的意外。

  “你怎不问了?”疑惑的看着我移动着赵四,当我忙完这一切的时候陆小晴实在是忍不住了,疑惑的问道。

  “该问的都问了。”没有时间理会这个女孩,现在一个个疑问困扰着我,镜子般的地面,诡异的溶洞,从天而降的三个人,同时落在了同一个地点,一连串难以解释的问题,只有等到赵四苏醒过来或许才能够弄清楚。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陆小晴高兴的说。

  走?

  心中冷笑一声,要是能走早就走了,谁还会留在这个鬼地上受这样的折磨,不过我也懒得提醒陆小晴,淡淡的说“想走就走吧,没人拦着你。”

  陆小晴激动不已,慌忙的转过身,正准备寻找出口的时候,视线中十几个入口让她彻底的傻眼了,她面对困境和当时的我一定是一摸一样,不知道到底该从那个出口离开。

  诡异的地方,十几条出口其中的十二条恐怕都隐藏着危险,这也是我不敢尝试的原因,陆小晴恐怕也是如此。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242/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