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这样?”

  “不该是这样的。”

  “妙!太妙了!”

  “……”

  三人彻底沉浸到了周围灵纹的研究当中,满眼的纹路在他们眼里似乎在不断地跳动,就像是化作了传说中武功秘籍里的小人,各自在施展着一套套修炼功法。

  无数精妙的动作,高效的灵能搬运手法。

  随着不断深入的观察,他们眼中的小人越来越多,动作中蕴含的道理也越发深奥,三个人都忘了自己当初来这里的原因,大脑里再也容不下其它的思考。

  噗的一声,三人中最弱的男人吐出了一大口血,双眼一闭便昏死在了地面上。

  他的崩溃总算是稍稍唤醒了其余两人的意识,她们惊讶地看着面无血色,头发从发根开始变白的男人。

  “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就倒下了?”

  粗通医术的倾紫心,伸手在丈夫的身上按了几下,随即从兜里拿出一盒绿色的药粉,轻轻地往他嘴里倒了点。

  “推算功法时消耗过度,好好睡一觉就行了。”一身紫衣的倾紫心单手将他抱起,轻轻放在了附近的一块石头旁。

  “这地方还真是诡异……”

  顺着灵纹的方向,她们一边深入,一边还手舞足蹈地演练着武功,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唯一的问题在于,身体似乎越来越热了。

  但她们感悟出来的都是火属性功法,这点燥热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异常。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如此大范围的反常天气,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注意。

  附近世家门派的人,纷纷拉来了围观队伍。

  特别是风雪深处灵纹中蕴含的各种奇异功法,更是吸引了一大批奇遇猎人的到来。

  “普天之下,莫非神土,这等密境,什么时候轮得到这些阿猫阿狗插手了。”

  风雪与平静之地的交界,一个身穿银色袍服的年轻男子,正带领着身后的喽啰准备清场。

  他是神庭辖下的外务卫,专门负责为神庭寻找相关的天地密境。

  莽荒界数千年来积累的宝物,即便是方舟也不可能不动心,外务卫便是他们伸向世界各个角落的爪牙。

  “你要跟我抢?”交界的另一边,一个同样身穿银色袍服的少女,带着身后的一帮家丁,不甘示弱地硬顶银衣青年。

  一男一女都是来自神庭的外务卫,外务卫的绩效以寻宝为主,谁寻到的宝物价值更高,能拿到的贡献也就越大,最终进入神庭核心,也就是转化为方舟人的概率越大。

  “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装完一通硬气后,银衣少女才向身后的仆人问道。

  “小姐,千万要小心这地上的灵纹,虽然这里面藏着许多精妙的武功术法,但看久了很容易会发疯,变成除了修炼武功以外,什么都不会再去想的疯子。”老仆指了指里面那些手舞足蹈的人说道。

  “不看就不会有事?”

  “是的,只要看了,很容易就会不受控制,家里已经有几个探路的人回不来了,那些在手舞足蹈的人里,就有我们的人在里面。”

  “也不能将他们强行带走?”

  “可以是可以……但他们一离开这里,体温就会急剧上升,简直就像是要自己烧死自己。只有没入魔的人,才能自由出入这个密境。”

  “这么危险,早知道就不来了……”银衣少女听罢,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还夸下海口,顿时萌生了退缩的想法。

  娇生惯养的她,哪里经历过这种比进精神病院还恐怖的体验,就连她的外务卫身份,也不过是借家族之势,拿了一块神庭令换来的。

  “怎么,这就怕了?还当什么外务卫,回家吃奶去吧!”银袍男人似乎看出了少女的外强中干,更加不留情面地挤兑了起来。

  “谁,谁会怕这点小事!”

  ……

  “小姐还是太年轻了,这点激将法就经受不住。”老仆轻轻地叹气,眉头轻皱,随即又舒展开来。

  “现在的年轻人,心性比我们那时差得太远。

  不过这是好事,至少说明时代进步了,他们也有机会活下来。”

  老仆生于妖邪仍祸乱天下的时代,前半生目睹了无数人的死亡,无处不在的妖邪,就像一台最为严厉的筛选器,将所有心性不行的、智慧不行的、运气不行的人通通吃掉。

  血脉世家里的每一个成员,只要能在对抗妖邪一线的战场上存活五年,通通都会变得异常的谨慎。

  但这种谨慎,是用同伴、用亲人的性命换来的。

  血脉世家压榨天下,获取对抗妖邪的力量,代价则是终老在床榻上的家族成员十中无一,其余的人要么在一次又一次的惨烈战争中牺牲,要么则是在这种长年的高压环境中发疯。

  一切都在五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后改变,威胁人族数千年的妖邪彻底消失,野外只剩下一些不那么危险的妖兽。

  如今高高在上的神庭,宣称他们带来了和平,也带来了文明。

  所有的史书都如此写道:

  道元纪元年,神庭于寒落城与妖邪大军决战,全灭妖邪,自此开始了新时代。

  “他们生在了好时代,一个能让庸人也好好活着的时代。”老仆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跟在小姐的身后,一起走进了密境。

  ……

  “唉,又疯一个。”

  越往深处走,所见到的景象就越让他们心惊,每走出十来步,就能看到一个手舞足蹈,似乎在演武的疯子。

  哪怕这两队外务卫的人马,已经是尽可能地不去看地上的灵纹,但耳边却总是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引诱着他们往下看。

  一路走来,他们又损失了几个手下。

  “小姐,这个密境的主人似乎没有太大的恶意。”走了大半个小时以后,老仆突然向银袍少女传音道。

  “喔?”

  “我留意了上百个陷入疯癫的人,他们在推演武功耗尽心力以后,都只是晕倒在地,并没有生命危险。”

  个书《我只不过是个无能力者》,脑洞向剧情。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4625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