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瞒天过海!

  从一开始卓杨就是要去皇马,这一出波澜壮阔的闹剧,实则为多方参与的一次超级合作,一切都尽在掌握中。

  把时间拉回到两个月前,巴塞罗那海滨别墅卓杨的家中,胖子拉伊奥拉和大姐头卓秋天赶过来同卓杨商议转会目标。那一晚,卓杨和胖子聊得热火朝天,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卓秋天却一锤定音。

  “卓杨,我觉得有个地方最适合你。”

  “皇家马德里!”

  卓杨稍一愣神,随即便从沙发上蹦起来欢呼。

  巴萨和皇马是死敌,从巴萨转会去皇马是这个地球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作为足球人的卓杨和胖子一开始潜意识里根本不会往皇马身上想。

  实际上,不要以为只有菲戈从巴萨‘叛逃’到了皇马,历史上从巴萨直接转会去皇马的人多达17位,反倒是从皇马直接去了巴萨的只有区区3人。划重点:直接!

  从巴萨去往皇马的17人中,不乏舒斯特尔、大劳德鲁普这样的名将巨星,甚至足球‘五圣’之一、皇马精神教父‘金箭头’迪斯蒂法诺也是从巴萨直接转会来到马德里的,路易斯菲戈只是这十七分之一。

  然而,正是因为2000年菲戈转会一案闹得太难看,这才让世人有了皇马巴萨老死不相往来的印象,实际上并非如此。

  再加上近些年加泰罗尼亚‘加独’思潮泛滥,巴萨沾染上了强烈的政治属性,便和代表西班牙中央正统的皇马形成了尖锐的对立。可是,这与卓杨何干?他既不是西班牙人也不是加泰罗尼亚人,他只是个踢足球的中国人。

  大姐头一语点醒梦中人,此时的皇马,的确是卓杨最理想的去处。

  巴萨待够了也待圆满了,但被梅老爸请走以及罗塞尔铁定不挽留,卓杨心里总归是有那么一点想法,说不上怨恨,可去往皇马便有了恶作剧成功的爽。

  铁匠和木匠答应搬家,吃完饭后嘴一抹,铁匠搬到木匠家,木匠搬到铁匠家。

  从巴萨转投皇马,这得多拉风?卓杨喜欢拉风。

  马德里年均310天的艳阳,是全世界大都市当中最晴朗的天空,蔻蔻喜欢太阳,卓杨喜欢蔻蔻喜欢的太阳。

  老兄弟德屠,老夫妻卡卡,全世界豪门当中去哪里找这么贴心还没有位置冲突的搭档?小兄弟厄眼和赫脸也是很高的加分项。

  再说了,来了一趟西班牙,玩了玩巴萨,不去玩玩皇马是不是感觉缺点什么?调教了梅老板两年,不去调教一番c罗是不是不合适?

  太合适了,去皇马太合适了!

  卓杨在家里翻着跟头开心,此时再说其他地方他已经完全不会考虑,拿机关枪架着他也要去皇马。卓杨必须去皇马的理由,同样是胖子的理由,他俩本就是同样的人,龌龊且爱出风头不怕事儿大。

  三人一拍即合,接下来就是该怎么去的问题了。

  皇马那边不存在障碍,弗洛伦蒂诺这些年把卓杨的耳根子都快磨破了,况且巴萨和皇马相互之间买人谁都敢,只是卖人的不敢。

  问题只在罗塞尔这边,他可以卖,但不敢这么卖,球迷和会员会活撕了他,罗塞尔与弗洛伦蒂诺良好的私人友谊让彼此可以坐下来鬼鬼祟祟商量办法。

  没办法!怎么卖都会被人打死。

  三方几次商谈都无果,苦恼中卓杨出了个馊主意:“这样行不行。让马迪堡先把我买过去,几天后马迪堡再卖给皇马。”

  话音刚落,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傻逼主意,胖子和罗塞尔都鄙视地看着他,但老佛爷却猛拍大腿:“有了,第三方公司。”

  偷梁换柱,瞒天过海。

  于是,就有了这个第三方所有权的方案。罗塞尔首先提出要求:钱少了不行。

  无论玩什么花招,毕竟卓杨是去了皇马,金额低了会员那里的怒火难以控制,钱多了才好安抚人。罗塞尔的话很在理,老佛爷表示理解。

  弗洛伦蒂诺自然不是最有钱的主席,而且皇马是会员俱乐部,弗洛伦蒂诺不是皇马的老板,他的钱和皇马没关系。但皇马是全球最富有的足球俱乐部,钱是不缺的,只缺卓杨。

  商谈过后,价格被定在了一亿五。而根据市场转会潜规则,经纪人佣金和球员签字费提成按比例大约在三千万,巴萨的一亿二就是这么来的。

  罗塞尔放心了,只要钱到手,其他无所谓。但卓杨和老佛爷有所谓,那可是要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真卖身协议,那可是真金白银的一亿五,第三方公司必须是卓杨和老佛爷都信得过的人。

  两天后,埃勒梵迪体育投资公司注册成立,其上家母公司为‘oh投资’,oh全称‘ocean-handel’,海洋贸易。oh的隐秘上家为开曼群岛注册的‘km投资’。所以,卓杨的卖身契实际上是掌握在发小海洋手里的。

  而埃勒梵迪的总经理兹德内克是老佛爷四大铁的老哥们儿,他管着钱。

  为了逼真,也为了规避两大足联干涉带来的风险,老佛爷请动了他的另一位好朋友,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而蜜黛儿的老爸安德鲁斯温伯恩则把欧足联秘书长因凡蒂诺抬了出来。

  41岁的瑞士人詹尼因凡蒂诺年轻时娶了斯温伯恩家族的媳妇,是安德鲁的堂妹。安德鲁和因凡蒂诺是哥们儿,也是他们两口子的介绍人。09年因凡蒂诺竞选欧足联秘书长时,斯温伯恩家出了不少钱。

  让他们俩抢着发声,就是不想让布拉特和普拉蒂尼出来坏事。秘书长和主席本来就是两座山头,相互看不惯也存在党争。谁出声谁解决都是可以拿来说事的,占据主动后还能理直气壮批判规则漏洞,给两位主席脸上抹抹黑。

  好戏连番上演,众多英豪轮流粉墨登场,耍得欧洲群雄团团转。自然不乏聪明人,难免有人对其中的猫腻产生狐疑,可证据呢?再说了,老佛爷在乎吗?卓杨到手了他什么都不在乎。罗塞尔在乎吗?钱到手了也清除了拉波尔塔最大的印记,他还在乎什么。

  卓杨更不在乎,无非就是个‘金钱奴隶’的名声,如果不是罗塞尔不敢直接卖,就算成为‘菲戈第二’又如何。也许布拉特和普拉蒂尼在乎,但瓦尔克和因凡蒂诺不在乎,他们玩的就是政治。

  “卡哈,政治真是个挺讨厌的东西。”卓杨对卡拉泽说:“可缺了政治又不行。不过,我觉得你将来走上政治之路,应该不会让人讨厌。”

  黑海的阳光很明媚,像马德里一样。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56905/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