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

  轻轻的推门声响起,原本还有些嘈杂的更衣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戴着耳机摇头晃脑的球员摘下了耳机,正在打理头发的球员放下了梳子,闭幕眼神的人也睁开了眼睛,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随着进来的人而移动。

  克洛普依旧是他仿佛一沉不变的装扮,一套运动服,一双运动鞋,头上顶着一定鸭舌帽,脸上则是淡淡的神情,嘴角含笑——无论什么时候,克洛普都是这副模样,不管面对任何比赛任何对手,他都仿若胸有成竹。

  但是,所有球员都知道,这位德国少帅可不是一个“闷葫芦”,相反,他是一个极富“激(情)”的教练,只要比赛一开始,他就跟患有“多动症”一样,在教练席上根本坐不住,大部分时间他都会站在场边,为球队错失一次机会而叹息大喊,为球队创造的每一次威胁进攻,每一个进球,而欢欣鼓舞——他从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在感染着他的球员。

  果然,走到房间正中的克洛普点了点头,显然对大家将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感到很满意,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开始了他的“演讲”,也是决赛开始前最后的动员。

  “没有人不喜欢胜利,没有人不喜欢冠军——我是这样,相信你们也是这样,尤其,这还是欧冠决赛,欧冠冠军意味着什么每个人都很清楚,赢下它,我们就将是今年欧洲最好的球队!就是最好的球队,没有之一!”

  “我不想再说那些煽情的话,没多少意义,也不想谈论俱乐部是如何如何的有底蕴,我们在历史上曾收获过多少座欧冠奖杯,这同样没有意义……原因很简单,俱乐部的荣耀是俱乐部的,不是你们的,至少你们其中大部分人都没亲自捧起过欧冠奖杯……”

  “我想说的是,这场决赛是属于你们的,你们才是主角,你们不是在为俱乐部而战,也不是为别人而战,而是为……自己而战!想想吧,英超冠军球队的成员,和欧冠冠军成员,或者说英超欧冠双冠王的球队成员,哪一个听起来更有面子?……说句不好听的话,踢职业足球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荣誉和金钱吗?这两样东西很多时候都是相生相伴的,拿下荣誉,就有了金钱……你们确实是在为自己而战,因为只要你们赢了,作为欧冠冠军球队的成员,你们的身价会翻倍暴增,你们会享受到全世界球迷的追捧和崇拜……哈,名和利都有了!”

  “请原谅我说的如此直白,但事实就是如此……你们得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也可能说是为了梦想……但不管是哪一个原因,你们都得全力以赴……”

  “职业球员的职业寿命很短暂,十年?二十年?总之不会太长!而在这不太长的时间里,又有多少次参加欧冠决赛,争夺欧冠奖杯的机会?一次还是两次?又或者……大部分人碌碌无为,一辈子都无法站在决赛场地,无法近距离的观看到那座最具分量的奖杯?……这是一个机会,是成就自己的机会,我希望你们能记住这一点,哪怕是为了年老后不会因为在距离奖杯最近的地方而不可得而产生遗憾……”

  “有人说,足球就是一场属于男人的游戏,结果很重要,但却不是最重要的……我赞同这句话的前半段,因为这确实是属于真正男人的勇敢者游戏,至于后半句么……请忘记后面这半句话吧,在我看来,这只是失败者为自己的失败而提前找好的托词,别人怎么想我管不着,但就我自己来说……去特么的过程比结果重要……我们不但要有好的过程,也要有好的结果,我们会胜利,我们会赢下比赛,我们会在九十分钟之后高高的捧起冠军奖杯……请记住这一点,也请坚信这一点,所以……其实没有太多好说的了,伙计们,带着必胜的信念,去迎接你们人生最重要的一场比赛,全力释放自己,全力……战斗!”

  “我就站在场边!我会九十分钟全程盯着你们!!我会告诉你们我和你们在一起,我们……一起战斗!”

  “为了胜利!为了冠军!!战斗!!!”

  现代足坛有很多善于言辞并且鼓舞士气的教练,他们会在赛前很好的调动起球员的积极性以及士气,比如说曼联的弗格森爵士,又比如说现在的皇马主帅穆里尼奥,尤其是后者,这是一位公认“心理战术(大)(师)”,对敌人如此,对自己球员也是如此,葡萄牙狂人总是善于点燃球队的斗志,从而使得球员百分之两百的投入到比赛中。

  但今天的克洛普显然让他的球员们开了眼界,球员们这才发现,原来自家主教练也是一个嘴皮子很溜的人啊……竟然类似的话多少有点“老调重弹”的意味,但在决赛即将开始前的时刻,这么说出来,真的挺叫人热血沸腾的!

  听听,听听,去特么的过程比结果重要!俱乐部的荣耀不是我们的,我们的荣耀只能自己去创造!!还有,这是属于男人的勇敢者游戏,这话没毛病,要是我们不在场上拼命,不赢下来,那不是连男人都不是了……

  “胜利!胜利!!”

  “战斗!!战斗到底!!!哪怕是为了自己,我们也得战斗到底!!!”

  说是不讲“煽情”的话,但实际上,每个人都被克洛普的“演讲”激的热血沸腾,就连不止一次参加过欧冠决赛,经验丰富的杰拉德都是神情激动而振奋,带头挥舞着手臂连连大吼。

  曾恪倒是对类似的“赛前宣言”没有太大的感觉,不是他不热血,事实上只要是在比赛中,他就会比谁都兴奋,比谁都渴望最后的胜利,但问题是,他在霍芬海姆时期就已经经历了一个很善于调动球员情绪的兰尼克,后来还有一个很是“闷(sao)”的佩扎伊沃利,老实说,他真对这种明知是“激将”的言论有些免疫了,就好比他的队友们,他们不知道这其实就是主教练的“煽动”吗?不,他们知道,但他们就吃这一套。

  但很可惜,曾恪不吃这一套……

  不过曾恪同样是面色振奋的挥手跟着一起大喊大叫,那模样别提有多狂热了……他又不是异类,别人都在玩热血那一套,就跟chuan(销)差不多,真要“是人皆醉我独醒”,那不是特立独行吗?

  最主要的是,杰拉德和雷纳这两位大佬一左一右的就在身边看着他,克洛普还直勾勾的望着他,估计在他们看来,曾恪是这支球队最值得信赖和倚重的一员,所以想看看他的斗志和精气神怎么样,结果……曾恪被盯得都不好意思不跟着一起喊了。

  “利物浦必胜!”

  “我们是冠军!!”

  “谁要是敢站在我们面前,那就统统碾碎,一脚踢开!!!”

  曾恪喊得异常起劲,克洛普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扬,哈,士气可用啊!

  ……

  曾恪随着队友们走进了球员通道,左右看了看,隔壁拜仁的球员也进入其中,果然,曾恪搜寻之际,里贝里已经蹦蹦跳跳的到了他的身边。

  “你找什么呢,曾?是在找我吗?”

  里贝里好不见外的嬉笑问道,顺带着右手还扒拉上了曾恪的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要不是两人身上穿的球衣颜色不同,搞不好别人看见了还真以为他俩才是一伙的。

  对于里贝里的“自来熟”曾恪早已见惯不怪,点头道:“确实在找你。我在想,弗兰克那家伙去哪了,怎么还不上来和我聊两句,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啊!”

  “所以……我这不是来了么?我一走出更衣室,就找你来了!”

  里贝里嘻嘻哈哈地说道,“怎么样,准备得如何了?”

  曾恪张张嘴,里贝里立即一又把话头自顾自的接上了:“……其实准备得好不好都没关系,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我们胜,你们输!所以……干脆你们自动放弃好了,别挣扎,挣扎也没用!”

  曾恪:“……”

  你这自说自话的功夫愈发的炉火纯青了,脸皮也是一如既往的厚,你都这么“自大”的想了,还问我准备得怎么样做什么?你话多,你说得都对!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的意思是,虽然咱们是很好的朋友,还是‘同胞’,但是……比赛场上都全力以赴,认真对待吧,我不会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就故意放水的……”

  “我也不会,我……”

  曾恪的话再次被打断了,里贝里的话题跳跃度很大,转了话锋,问道:“对了,刚才我准备出来的时候,听到你们那边动静很大。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喊什么?”

  曾恪一脸的“茫然:”“……动静很大?我怎么不知道?我就在更衣室里,没人喧闹啊,大家伙都在做赛前的准备,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什么声音都没有……你该不会是太紧张,听错了吧?”

  曾恪才不会告诉他,自己很“中二”的跟着一群人喊口号呢!

  里贝里一脸的不信:“你看我像(傻)(子)吗?还有,你觉得我会紧张?开什么玩笑!我弗兰克可是真正的大心脏,大场面球员!”

  曾恪撇嘴,摊手,耸肩:“你长得丑,你说得都对!”

  里贝里:“……”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56927/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