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墨檀拎着那只倒霉的鸟离开之后,便来到了位于水晶狼驻地边缘的一片空地上,因为昨晚驻扎在这里的战士们早在一个多小时前就已经列队去中心区域集合了,所以这里除了少量还在收拾锅碗瓢盆的后勤人员之外并没有剩下多少人。

  墨檀只用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便借到了一套厨具,然后就随便找了堆篝火把克罗的渡鸦十二号架在上面给烤了,他惬意地坐在顺来的折凳上,一边哼着小曲转动着面前的简易烤架,一边拿出那张被他暗中收到行囊中的纸条,一目十行地扫了两遍,嗤笑几声后就将其扔到火堆里烧掉了。

  已经死掉的信使,自然无法再分出力量保护这份颇为脆弱的情报。

  又过了十分钟,墨檀把‘死掉的信使’变成‘被吃掉的信使’后便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边剔牙边一步三摇晃地往秘银城方向溜达,很快便出现在了城门前,正好碰到了刚在琉璃亭用完早餐,被一大群精锐护卫簇拥着往外走的皇帝陛下以及六位大公爵。

  然后他就这么不偏不倚地站在道路中央,抱着膀子笑盈盈地看着面前那全帝国最金贵的一伙人。

  “请让开,先生。”

  一位侯赛因家族的护卫大步走上前来,右手虚按着腰间那柄颇为华丽的长刀,目光不善地看着墨檀:“我给您五秒钟……”

  五秒钟,刚好是后面那些人匀速走到这里所需要花费的时间。

  言下之意非常明显,那就是你若不让开,我就在那些大佬们过来之前劈了你,然后让你的尸体让开。

  “哦?”

  墨檀笑盈盈地看着面前这位至少也得是个指挥官级的金天平护卫队成员,咧嘴道:“一、二、三……”

  这货竟然帮对方数上了。

  “放肆!”

  见对方不但拦路还主动挑衅,这位目测很有钱的护卫当场就怒了,只见他唰的一声拔出了腰间长刀,然后……

  “住手。”

  侯赛因大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硬生生地让这位仁兄停止了已经挥到一半的侧拍,还差点儿把腰给闪了。

  护卫老兄捂着自己的腰眼转身行礼:“阁下,这人……”

  “这人你不用管。”

  侯赛因大公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从容,精气神与昨晚那仿佛家里刚死了二十多口子人的表情截然不同,他先是摆手挥退了护卫,然后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眉开眼笑地迎了上去:“达布斯先生,大家都以为您在驻地那边等呢。”

  后面的巴洛卡大公和水晶狼大公也走了过来,分别用颇为蛋疼的目光看着墨檀,表情十分复杂,好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西蒙大公、邓蒂斯大公则落在后面,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但却有着一定程度的区别,前者主要是心痛、余悸和后怕,而后者则完全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至于跟在旁边的费尔南大公则是一边努力降低存在感,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被哪个不长眼的守卫踩到,尽管这事儿几乎不会发生在众人身边这些精锐中的精锐里,但他却依然笨拙地捣腾着一双小短腿,颇为滑稽地在人群中腾挪着。

  “巧合巧合,我就是早上吃的有点儿多,想在开聊前先溜达溜达。”

  墨檀笑呵呵地回了侯赛因大公一句,然后对巴洛卡、水晶狼两人耸了耸肩,刚想说点什么,就见紫镜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微微躬身道:“这里人多眼杂,有什么话还是等先到了驻地再说吧,达布斯先生。”

  毫无疑问,这肯定是克莱沃的意思。

  墨檀也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拍手道:“如此甚好,那咱就走着吧。”

  于是在短暂的停留后,这支队伍中就多了一个拉低人均地位下限的无业吟游诗人,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这家伙一边走一边拨弄着他那把破破烂烂的鲁特琴,大家几乎都已经忘记这位‘安东尼•达布斯’还是个吟游诗人的设定了。

  ……

  十分钟后

  游戏时间

  秘银城外,领主联军驻地中心,紫罗兰皇帐•琉璃亭特供版

  帝国皇帝克莱沃、水晶狼大公、巴洛卡大公、邓蒂斯大公、西蒙大公、费尔南大公、侯赛因大公以及吟游诗人安东尼•达布斯齐聚在这间虽说是‘帐’,但面积却不亚于琉璃亭最豪华套间的帐篷里,这东西是昨晚秘银城琉璃亭的老板屁颠屁颠送到大观景厅的,理由是修脚师傅因为媳妇难产请假了,所以为了补偿陛下莫得修脚的损失,特送一顶跟琉璃亭钻级套间同款的小帐篷作为赔礼。

  “真豁的出去啊……”

  墨檀坐在帐篷‘主厅’中央长桌的尾端,特别羡慕极度恨地环顾着周围的装潢,咂着嘴感叹道:“真特么有钱啊。”

  比起最初闯入紫玖之厅时装出的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他现在却是一副百无禁忌的模样,虽然说不上太恶劣,但在周围这些立于紫罗兰帝国最上层的人面前,做出这种举动的‘普通吟游诗人’已经可以被定罪为大不敬了。

  当然,前提是……他真的只是个普通吟游诗人。

  时至今日,恐怕已经没人会去这么觉得了。

  “咳咳,话说回来,双叶女士呢?”

  与大家一起无视了某人的感叹后,巴洛卡大公才清了清嗓子,向墨檀问道:“她应该是要代表火爪领参与我们这次讨论的吧?”

  墨檀摆了摆手,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她把职责全权委托给我了,说是前段时间开会开的有点儿伤,再加上身体有所不适,所以就翘了。”

  “翘了……”

  巴洛卡大公当时就噎那儿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摇了摇头:“怎么说呢,不愧是阿娜看上的学徒么,连性格都那么像。”

  “等等,她的身体怎么了?”

  水晶狼大公爱米琳的关注点却在另外一个地方。

  墨檀挑了挑眉,不暇思索地回答道:“嗯,我俩昨天玩的有点儿太嗨太晚了,所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比较萎靡。”

  爱米琳顿时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你说什……”

  “毕竟玩牌很烧脑嘛。”

  墨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叠塔罗牌,以让人眼花缭乱切洗了数秒,然后摊手露出一排整整齐齐的、一模一样的【恶魔】,莞尔道:“回头有空一起玩通宵啊?”

  爱米琳面色微红地轻啐了一口,没有说话。

  “那么,咱们就尽快开始吧……”

  几秒钟后,见大家都没有寒暄的意思了,克莱沃才面色从容地笑了笑,将目光投向墨檀:“达布斯先生,昨晚你来叨扰时所说的那些话,我早些时候已经跟大家讲过了,说实话,包括整整思考了一夜的我在内,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墨檀微微颔首,然后环顾了一圈周围面色已经肃然起来的六位大公爵,轻声道:“我提供的那些‘情报’是不是匪夷所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诸位究竟愿不愿意去相信呢?”

  沉默再次降临了……

  “我相信。”

  半分钟后,始终处于生无可恋状态的邓蒂斯大公简短地用三个字打破了沉默,而且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再多说点儿什么的意思。

  “我也相信。”

  西蒙大公也点了点头,沉声道:“尽管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证据,但巴菲能从萨拉穆恩的‘灰牢’中逃出来,而且还能让那些看守对空无一人的牢房产生‘目标仍在里面’的错觉,除了达布斯先生的说法之外,很难找到其它解释。”

  “我也相信。”

  侯赛因大公紧接着进行了表态,义正言辞地说道:“萨克•佛里斯之前提到的证词中有说,马绍尔捕奴团是与蝮蛇商会以及某神秘教团进行三方合作的,如果那所谓的教团与马绍尔家族是一伙的,很多事情就解释得通了。”

  “相信。”

  巴洛卡大公轻轻敲了敲桌面,微微眯起了眼睛:“还记得那位奈德队长留下的证据么,简单对照之后就可以发现,由蝮蛇商会经手卖出的奴隶远高于失踪者总数,而除了蝮蛇这条渠道之外,马绍尔如果用自己的力量转移奴隶,几十上百还好说,将成千上万人隐秘运出领地且不被咱们其它家族看出端倪是不可能的,所以那些人只可能是被马绍尔领地内部‘消化’的。”

  “而‘消化’的方式……”

  爱米琳用力攥起了拳头,咬牙道:“如果是献祭给邪神当祭品,或者用来举行什么仪式的话,就完全说得通了,我之前也看过不少有提到过邪教、邪神的典籍,他们有无数种方法能让上万人蒸发掉。”

  不用说,她自然也是相信的。

  而墨檀,则在爱米琳说完之后,将目光投向了屁股底下垫了好几层垫子的汞芯•费尔南。

  后者先是一愣,然后左右环顾了一圈,讪笑了两声:“我……我也信。”

  不得不说,这位地中海大公真是个妙人,在当下已经有四人(墨檀、克莱沃、邓蒂斯、侯赛因)知道自己底细的情况下,还能继续扮猪扮的这么自然。

  当然了,这种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也跟他不想吃老虎有关,费尔南大公扮猪的目的只是想让别人不找自己麻烦、不问自己意见、不和自己攀谈而已,要是能把自己当成真猪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在那天跟墨檀浅谈了几句之后,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就算克莱沃等人愿意继续装聋作哑也没用,某位殿下估计是不会在放任自己继续混下去了……

  总而言之,在费尔南大公说完之后,在座众人中没表态的,就只剩克莱沃•布雷斯恩一个了,而他显然也并不打算玩个标新立异,所以……

  “如此一来,马绍尔家族是否与邪教徒勾结的话题就可以结束了。”

  克莱沃微微颔首,然后对墨檀轻声道:“所以达布斯先生,你可以继续自己昨晚没说完的话了。”

  “好的陛下,我也正有此意。”

  墨檀单手拄在桌上,托着腮帮子笑道:“既然大家已经相信了鄙人的话,那我就直说了,今天这一战,我们这支理论上稳赢的领主联军,会很危险。”

  克莱沃并没有问出‘怎么个危险法’这种废话,只是不暇思索推测问道:“因为那些可能存在的邪教徒么?”

  既然大家都知道从明面实力上来分析联军不可能输,那么在进行过简单排除后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了。

  “没错。”

  墨檀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笑道:“我们的敌人不只是巴菲之剑骑士团、冰幕法师团以及水银卫队,还有那些不知在水银城潜伏了多久、潜伏了多少的邪教徒,我相信,作为耳语教派的高层,巴菲•马绍尔对那些人有着绝对的控制力,而在被我们逼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必须打出这张底牌作为最后的挣扎,而这一哆嗦,很有可能直接扭转局面。”

  西蒙大公微微蹙起了眉头:“扭转局面?只要那些邪教徒暴露了,就算他打赢这场仗又能如何?哪怕将我们尽数杀死,这个大陆也没有能容下他的地方了。”

  “说的好。”

  墨檀拍了拍手,然后耸肩道:“但事实上,那个教派的力量非常诡异,请回忆一下巴菲越狱的那件事,如果我并没有提前把这件事告诉大家的话,谁会想到他是凭借着邪神之力逃走的呢?你们只会觉得巴菲逃走的莫名其妙,同理,如果在开战前大家不知道这件事的话,你们也只会觉得自己输的莫名其妙,很难联想到邪神上面去。”

  巴洛卡大公微微眯起双眼:“这样一来……”

  “这样一来,诸位大公与克莱沃陛下的处境就变得非常危险了。”

  墨檀咧嘴一笑,悠然道:“所以这一战,还请诸位务必做好万全准备,最好把自己放在赢面较小的一方来打,而我也会提供一些中肯的建议,虽然很难抹消掉对方的优势,但至少不会让人家起手就把咱们打懵,再不济也能制造出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然后嘛……”

  “不用然后了。”

  克莱沃•布雷斯恩却是淡淡地打断了墨檀,起身环顾了一圈其余六人……

  “我们都知道该怎么做。”

  第五百四十六章:终

  :。: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56954/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