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哥们算得上是热心,在这个时候还会去考虑到一个玩家角度。

     不过对于热爱游戏的人来说,这其实也没有什么。

     于游戏而言,很多事情压根就谈不上什么意义不意义。

     如果用某些人比较脑残的理论来看的话,那么玩游戏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意义的事情。

     不过这毕竟不是主要的事情,大家的注意力也全然没有放在这些事情之上。

     那头骤灵在看似化解了那黑色的雾气之后,冥法说道:“怎么,以你元素法师的能力,就这残存的力量有这般强大?”

     骤灵强行让自己保持正常的神色,说道:“这力量常年集中在你身上,你自己发现不了内中的玄机么?”

     冥法苦笑道:“你是想说这力量当中那份似有似无的意识吧,我曾经有所感觉,不过他给我的说法是这是这种力量的特质,我只要不尝试去逆它,那么它便会顺我。”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股力量能够跟我自身的力量完成融合,而所谓的顺与逆,在我本身之上似乎一直就是顺境,我并没有遭遇它半点的反抗。”

     骤灵叹息道:“但是它已经蚕食了你的力量,所以在驱逐你身上这份力量的同时,你自身也已经完全是个废人,至少你现在已经不具备冒险者的能力了。”

     冥法反问道:“那么我这算是病入膏肓么?”

     骤灵也问道:“也就是说你早就意识到这力量对你有侵噬的意图?”

     冥法叹息道:“没有冒险者不会明白外在的力量对于自身的效应,是积极还是消极,是光明还是黑暗,作为人或者说作为冒险者,对于这些力量本质的判断是一份基础,我当初既然已经是一名还算有所成就的法师,我如何不能够明白这些?”

     骤灵说道:“但是你始终还是没有选择拒绝。”

     冥法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一入便无法回头,你是愿意继续错误的走下去,利用它去完成你想要做的事情,还是你选择自我废除式,甚至可能会葬送自己姓名的抵抗?”

     骤灵没有说话,冥法笑道:“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活着,活着便存在一切的可能,如果命都没有了,那么一切可能就真的结束了。”

     骤灵说道:“我只能够说,在这之后,我尽量帮助你去进行恢复,但是你别抱太大的希望,武骨之事,本身就是不可逆之事,不然这世间也不会有冒险者跟普通人的区分。”

     冥法也仅仅只是笑了笑,笑得很淡,也不知道她此时是怎样的一个情绪。

     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的身份看似明朗,可实际上一直处于模糊的状态。

     而她的选择让人几度意外,你甚至都没有办法准确的去评价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如果说选择了信任骤灵就是选择了武都,从主题上就是选择了光明的话,那么他做出选择的态度就值得商榷。

     至少到现在为止,在场的人依旧无法准确的拿捏到这冥法心中的态度。

     而且在她身上似乎也发生了很颠覆的事情。

     众人虽然无法切身的感觉到经历了这些转变之后究竟会是怎样的一副心情,但是也不难想象出一个人在经历了如此反转的经历之后,她大概会是怎样的一种态度。

     仇恨或是淡然,不忿或是认命,两极或是平静,没有人说得明白,所以众人也仅仅只是安静的看着,听着。

     冥法说道:“你此行为魔剑扬风而来,但是现在的我所能够帮助你的却没有更多的了,我失去了力量本身无法参与相应的较量,同样哪怕我不是去力量,对于囚禁魔剑扬风的所在,我也无法涉足。”

     骤灵疑惑道:“这里存在禁制空间?”

     冥法叹息道:“其实我也不太确定,魔剑扬风依旧在这里我也仅仅只是能够在他自己从那空间当中走出来的时候才有所感应,但是以往在这个时候见到他,他早已经不是你我所认识的魔剑扬风。”

     “他更有点像是冥法所召唤出来的那种魔灵一般的存在,只有暴躁的情绪,没有任何理智可言,而我每一次都需要自己动手将他的精力耗尽,这里才会恢复平静。”

     骤灵说道:“有信息说你安然在这,似乎也曾有受过伤的模样,是这个原因所致吗?。”

     冥法反问道:“也就是说我这附近一直有暗中监视的目光?”

     冥法这一反问的语气十分凌厉,配合她那沙哑的声音给人一种别样的冷意。

     但紧接着她的声音又显得苍老柔和了起来,叹息道:“或许我不该再用这等语气与态度来回应这些事情,如果现在这里除了你之外真的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可能会有影响。”

     骤灵说道:“并不是如此,此时在这,有我在,你可以没有任何顾忌的畅所欲言。”

     “关于你的疑惑,你可别忘了你于武都而言,你始终是看守着冰焰之域入口的存在,武都多多少少会有冒险者前往冰焰之域,你身上的气息会暴露出很多你的信息。”

     冥法说道:“但是一般人并不能,也就是说还是有高手丛我身上的气息察觉到了异样么?”

     骤灵叹息道:“包括最早发现你跟乐山有接触。”

     冥法默然,说道:“没错,在我面对魔剑扬风的时候,我的确有几回伤过元气,因为我自己身位冥法,我对于魔剑扬风的状态也十分的奇怪,感觉他似乎是在某种控制之中挣扎一样。”

     骤灵问道:“你就没有问过他?”

     冥法苦笑道:“作为武都的弃子,依附于他人,于他人有所求,你觉得他不想说的事情,想要借他的力量的我会主动去询问么?”

     说着两人又同时沉默,然后似乎又同时想明白了一个什么问题,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驯化?”

     冥法的语气有些恍然大悟的意味,而骤灵的语气之中则有些焦急了。

     骤灵问道:“告诉我,怎样才能够发现并且进入那个空间,这乐山在打魔剑扬风血脉的算盘。”百镀一下“英雄联盟之雪霁初晴”最新雅博体育yabo88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5697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