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过于人耳,一传十,十传百。

    很快,就有很多人知道,这场战争与冥王一直护着的王妃脱不开干系。

    自古红颜多祸水,英雄千关唯美人难过,叱咤风云权倾一国的冥王也不过如此。

    当然,百姓最害怕的,也就是战争。

    一时间,恐惧在百姓间蔓延开来。

    人们都存有一种私欲,自私的想要安宁,对战火伤亡离散的恐慌使他们开始对皇室做出抗议。

    明明交出一个女人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用千万人来做赌注?

    这是个很可笑的问题,别人如何恩爱,如何情深,如何守护,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很多人自发组织起来,围在冥王府门前,齐喊:“交出王妃,保国平安,交出王妃……”

    院子的里阎铭玖被这吵闹的声音搞得烦躁,他担心会吵到苍子梦。就对念白说:“你去,让他们闭嘴。”

    念白出面,一同与他出门的还有王府里的士兵,齐刷刷站成一排,阻止有人进入王府。

    见有人从王府出来,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王爷呢,我们要见王爷!”

    “对,我们要见冥王。”

    “……”

    念白对众人说道:“大家安静,没必要在冥王府门前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我们王爷想让大家想清楚一件事情,如果一个国家的安宁,一个皇族的地位能用一个弱女子来保全,那么南晟与北昭这两个强国,怎会泯灭?”

    “那怎是能与西慕相比的,现下东华的君主都说了,只要交出冥王妃两国就可以一直交好。北昭固然有一个公主和亲,但也耐不住南晟皇子对她不喜。”

    说话的人站的位置比较靠前,一眼就能看出是带头闹事的。

    他打扮的与周围百姓无异,身形高大,即便穿着很厚实的棉衣也隐约能看见胳膊上肌肉的轮廓。

    他身边的人也符合着说道:“是啊,那两个怎么能同我们西慕相比。”

    念白勾了勾嘴角,冷淡的表情带着些许隐忍。

    这时念禾从门后走了出来,对着众人说道:“大家先回去吧,七日后我们王爷王妃自会给百姓一个交代。”

    “当真?”说话的还是方才那个高大的男子,只见他此时眉眼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必然。”

    念禾回答的鉴定不移,念白垂眸看见他背在身后的手握成了拳头,还在颤抖着,是因为愤怒。

    百姓熙攘散去,两人也就退下了。

    念白叫出了一暗卫,去跟踪那个高大身躯的男人,后又问念禾:“是不是王爷说了什么?”

    念禾摇了摇头:“是王妃。她说她想去东华走一趟。”

    “什么?”念白吃了一惊,念禾缓缓给他讲了一遍缘由。

    在他去让百姓离开的那会,苍子梦就知道百姓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

    她对阎铭玖说:“如果司南羽真想见我,那我就去东华走一趟吧,早些打消他的念头。”

    阎铭玖闻言皱眉:“不行,他可不止想见你一面这么简单。”明眼人都能看出,司南羽想要苍子梦的这个要求藏友很深的意义。

    苍子梦对他甜甜的笑道:“我知道,可肚子里不是还有我们家阿辰嘛。他再坏也不至于伤我,毕竟我对他有救命之恩。”她知道他对自己的笑从没有过抵抗力。

    阎铭玖别来眼:“那也不行,我不允。”

    “可不这样的话两国就不能尽快得到安宁,我不想让你因为这件事失去民心。”

    阎铭玖伸手,拇指轻轻在她脸上摩擦两下,坦言道:“我不是皇帝,不需要民心,有你的心就够了。”

    “那……我写一封信,你让念禾送去吧。”

    苍子梦知道以阎铭玖的性子,一时半会不可能说服他答应的。还是抗拒不了他呀。

    但她如今身为众人皆知的筹码,不能总是躲在他身后。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也该让她来做点什么。

    司南羽收到信,是四天后了。

    他表面平静的接过身旁人递上来的信件,心跳的速度却控制不了。

    忐忑的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纸伴随着一条红色的流苏。

    “说真的,我没有想明白为何你非要对念禾说撤兵的筹码是我。你应该也知道,我现在有身孕,再过一段时间就要临盆。已为人妻,将为人母,实在找不到值得你固执下去的理由。

    我希望你看见写封信之后,能够明白我的用意。我不希望曾经美好的回忆因为两国分歧变质,不希望记忆中堪比星月的少年让我憎恶。

    且放心,如今一切安好,你见过他待我如何。我也爱着腹中骨肉与他,也希望生活可以安稳下去,望君应允。

    子梦亲笔。”

    爱腹中骨肉和他,是在刻意提醒自己,她爱着阎铭玖么?

    司南羽想,应该是这样的。

    “子梦,看来你真不懂我的用意……”他低喃出声,声音低道站在不远处的念禾没有听清他再说什么,只看见他把流苏小心拿在手里,另一只手将信纸扔进了还在燃烧着的炉火,片刻化为灰烬。

    “东华君主,有些时候,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王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们王爷也不屑与东华僵持下去,毕竟他是风靡天下的九公子。君主,好自为之吧。”

    念禾讲出这些话的时候,明显察觉到了司南羽的动摇。

    九公子的明伟,他一定知道。

    将天下最大的军火制造商与西慕冥王结合在一起,不敢说能毁天灭地,让众多皇族权贵闻风丧胆足矣。

    “你回去吧,告诉她,她临盆之前,本君会亲自前去道喜。”

    念禾隐约觉得不对劲:“王妃临盆还三月有余,期间还望君主能够给她一个安稳的环境,莫要惊了胎气,酿成大错,一尸两命。”

    司南羽抿了抿薄唇,那张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冷冷的突出两个字:“不送。”

    如果念禾继续说下去,司南羽觉得自己一定会忍不住让人把他轰出去。

    念禾转身,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抬步往外走去。

    司南羽看着念禾离开的背影渐渐消失,开口道:“安费诺。”

    “君主有何吩咐?”

    “边关军队召回,守住西边关口,三个月内不允许任何西慕的人过来。”

    “皇族派来的人也不放行吗?”

    “不放。”

    “遵命。”

    子梦,我再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

    七天时间到,边城莫名安稳。

    东华的退兵让百姓联想起了那天念白说的话,苍子梦一说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东华君主就下令撤兵。

    既然这么有把握,那她之前为什么不早早就行动,非要搞得人心惶惶死伤无数?

    于是,又一个传言传开了。

    冥王妃乃一届妖女,是东华君主专门派来搅和西慕的。为了让西慕和南晟皇帝一样,因为一个女人的祸害,江山易主。

    此时,皇宫里。

    “皇上,您吩咐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大概很快,不光满朝文武,连同百姓都会一起站在皇上这边。”

    “呵呵,一切还是多亏你,朕的好皇后。”阎皓轩牵起皇后白皙小巧的手,从未这般开怀的笑过。

    他还在想,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己这个皇后如此知心。

    皇后继续道:“只要有那个女人在一日,冥王就会失信于百姓一分。到时候,皇上笼络好民心,再假装好意让他们夫妻去边城,想个法子让他死在边城……”

    阎皓轩正在美美的臆想没有阎铭玖压制时的生活,该多么快哉。没有看到身旁那抹诡异的笑。

    冥王府

    阎景风风火火的走进南苑,一身铠甲闪着银色光芒,玄色斗篷随着他的步伐飘逸。拿下头上的头盔抱在怀里,一进屋就对着里面的两人说到:“皇兄,子梦,我回来啦。”

    苍子梦正在给阎铭玖缝中衣,一边商议着绣什么东西上去。

    看见阎景回来,苍子梦被他的模样逗乐了:“你不会刚从战场上回来就过来了吧?”

    “是啊。”阎景得意的拍着胸脯问:“怎么样,有没有那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有。”苍子梦憋着笑点头。

    刚回答完,身子就被拥近了一个温暖的怀里:“要不要下次为夫上战场前也给你看一看?”

    意识到某人吃醋了,苍子梦连忙摇头:“不,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看最英俊的,不需要用铠甲修饰。”

    某人瞬间春心荡漾,一旁的阎景抖了一地鸡皮疙瘩。

    “几天不见,你们两口子怎的这么腻歪了,欺负我这个没媳妇的是不是?”

    阎铭玖挑眉:“想娶妻?要几个?给你找。”

    阎景耸了耸肩膀,把头盔放在桌子上,斗篷摘下来递给旁边的婢女后坐下,自己拿起茶壶到了杯热茶一口喝完。

    放下茶杯他说到:“我来就是好奇,子梦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这么爽快的就把兵全撤走了。”

    他回来的路上一路都在想这件事,想不明白索性就直接过来了。

    苍子梦回答:“你猜呀。”

    “要是能猜到我还过来干什么。”

    “你说我给你绣个核桃怎么样?”

    阎铭玖对黛茵说:“去拿点核桃仁过来。”

    苍子梦当即改口:“绣个荷花酥也行。”

    “……再拿点荷花酥。”

    黛茵有点犯愁:“王爷,厨房里的核桃仁已经被娘娘吃完了。”

    “让念禾去买。”

    “这个月念禾已经去买第四次了。”

    阎铭玖难以置信的看向苍子梦:“怎么胃口这么好?”要知道念禾每次都是按照半个月的量买核桃,再让厨房里的人剥出来的。

    苍子梦吐了吐舌头:“你儿子说他想吃,没有核桃换松子也行。”

    阎铭玖捏了捏她胳膊上没几两的肉:“吃这么多怎么就没见长呢?”

    苍子梦小脸红扑扑的,连忙抽出自己的胳膊,嘟囔道:“都说了是你儿子想吃。”

    在一边被忽略的阎景默默开口:“皇兄我也想……”




欢迎大家访问:格格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6book.com/book/87360/150/